鸳生

【刚予】夫夫片场日记(5)

雷设定!不解释自己体会! 

拒绝考据 

------------------------- 

片段五:口误 

“小刚,”闷三儿垂泪,哽咽着对张学军说,“咱什么时候受过这个……” 


冯小刚揽张涵予入怀,呢喃道:“三儿,小刚是谁?” 


管虎在监视器后头都笑喷了,观摩学习的李易峰和吴亦凡也都绷不住了。 


“艹,白哭了!”张涵予懊恼着,重复了几遍“六哥”加强记忆。 


“好再来一条!” 


张涵予重新酝酿情绪,泪水终于盈满了眼眶:“六刚……我呸!” 


片段六:震颤 


张学军把闷三儿从号儿里赎出来,接到话匣子那儿。洗完澡饭还没得,张学军趁空儿给闷三儿剃头修脸,顺势爆发一场艳戏。


 张涵予对这场戏感到紧张。看见许晴在那儿练台词他就更紧张了。


 许晴嗲嗲的小声背诵着:“你俩是驴啊?我做个饭的功夫就他妈×上了,拿了我的钱还脏了我的地方……” 


冯小刚给他吃定心丸:“那推子不通电,剃不坏你的头。再说是我露屁股,给你都挡住了。” 


张涵予还是一脸忧愁。


 冯小刚俏皮话来的快:“我驾鸡就熟,你从艹如流,咱们插之若素——况且也不是真来。” 


“这不是怎么来的问题,是跟谁来的问题。”张涵予给冯小刚讲道理,“真两口子演这个,不就跟把全国观众带咱被窝儿里一样吗?”


 冯小刚想了想说:“我觉得还是有区别的,我这方面肯定比张学军有优势,这个你应该有所体会。” 


“怎么个意思?闷三儿给摁窗户上还不够?合着我要想在你这儿发挥出优势来,得站窗户外头?” 


冯小刚说:“那倒不必,你的优势不体现在站哪儿。” 


“那体现在哪儿?”


 “附耳过来。” 


冯小刚耳语一番,张涵予嘟囔着不要脸走开了。


 ------------------------ 

开始写老炮儿的片场日记啦~

评论(20)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