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无回(5)

不严谨的ABO

老段水仙:袁朗x何潮生

把张海涛置换成伍六一

乱入方高

写文不考据,捉虫请温柔

---------------

追踪器无声飞翔,跟随着飞驰在雨林公路上的车子。

车内,袁朗眼睛被蒙上,索性闭目养神。

清水说:“你救不出他的。”

“总得试一试。”袁朗微微侧转了头对女孩说,“我原本以为他死了,现在我不但知道人活着,还有了救人的机会,挺好。”

“你们都会死。”清水怜悯的说道。

袁朗笑道:“死过几次了,不怕了。”

清水似有同感,又问:“你喜欢那个人?”

“我对不起他。”

“那你喜欢我爸爸吗?”女孩说,“他身上有你的味道。”

袁朗沉默不语。

他身上当然会有他的味道。

那天晚上,他按下何潮生手里的枪;另一只手拿走了腿根底下的针管,狠狠扔在墙上。

“老板,你是验货,还是偷吸?”袁朗的手指挖进去,“换这个吸吸,尝尝味道好不好。”

何潮生的腰背都绷起来,可握着枪的手却软的抬不起来。

袁朗的手指掏出许多液体和香气,还有许多欲望和口申口今。

何潮生变得湿淋淋的,像清晨着了露水的花,花瓣伸展,花蕊就要绽开。

袁朗的信息素弥漫开来,笼罩何潮生的意识,使他屈服又迷恋,忘记了爱上一个Alpha的后果和危险。

此时袁朗也无法清醒的预估,与何潮生产生这种关系,对完成任务是否有利。

何潮生湿热的地方包裹着袁朗,随着一下下发狠的耸弄,水声和口申口今愈甚。

袁朗拥着何潮生,带着诱人腺体的脖子就偎在他的肩头。

袁朗舔上去,带着唾液和信息素的舌蕾刮擦着omega汗湿细腻的皮肤。他感觉自己愈发膨大的地方,即将把何潮生失守的内腔撞开。

何潮生感受到了和快乐同等巨大的恐惧。他推开袁朗,脱离他的怀抱,躺倒回去,仰面粗喘。

袁朗压过去,克制住动作,只用呼吸和嘴唇吻他。“我知道你不愿意,”袁朗抓起皱巴巴的床单擦擦何潮生汗透的脸,“我帮你,别吸毒。”

-----------

先这些,争取有二更~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