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程勇x曹斌】勇哥来赛!(12)

没有角色死亡,皆大欢喜。

不考究的ABO设定,有错勿喷。

一刷观众,没有勇气二刷,有错轻喷。

北方人,不会沪语,有错可喷。

对二零零几年的生活再现有可能有偏差,有错请喷。


-----------------


程勇终于松开了口,下面结结实实锁着,怎么也要小半个钟头才能完事,便趴在曹斌身上美滋滋地享受标记后的幸福时光。


曹斌快被压得喘不上气,两人连[扌妾]处是各种液体,他觉得自己除了耳朵眼,大概浑身所有开窍的地方都被弄出了水。耳边的呼吸吹得他发痒,大[月退]也像来了一万次深蹲,酸得不行。想动换动换调整一下,体内的结卡得他嘶嘶叫痛。


“坚持一会儿啊。”程勇好心地支起身体,满足又疑惑地端详着眼前的人,“怎么一会儿一个主意?你不愿意没关系的。”


“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曹斌问。


程勇想了想:“我还是听假话吧,假话一般比较顺耳,我怕真话对我打击太大,给我身心造成阴影。”


曹斌说:“假话就是,Omega被标记了出任务方便,晋升也会快一点。”


“这假话听着也够伤人的,”程勇挺失望,“真话呢?”


“真话就是,你这个人最烂的一面和最好的一面我都见过了,嗯,火候够了。”


程勇听了,觉得这逻辑闻所未闻又无懈可击。换个角度想想,这个恶声恶气的小舅子比妻子走进过他灵魂更深的地方。程勇有样学样:“巧了,你最烂的一面和最好的一面我也都见过了。”


曹斌本来还挺不服气地想问自己哪儿烂,程勇脑袋上挂的彩给他提了醒,顿时没了底气:“那好的咱们就继续发扬,烂的就努力改正。”


程勇立即附议:“好,咱们扬长避短,共同进步。”


不过,这情景提起长短,语气就少了点认真,多了那么点颜色。


一晃半个月过去,正月十五到了。彭浩从老家回来上海,寒假一直带孩子的吕受益,也在幼儿园开学后多了点闲工夫。这兄弟几个便借着元宵节一起吃汤圆的由头聚了聚。


老吕是个Beta,又里三层外三层地戴着口罩,自然闻不出什么门道。可浩子有只嗅觉A级的小狗鼻子,一进屋他就了然,直拿眼睛瞟曹斌。老吕以为他还有情绪,像哄小孩似的拽拽彭浩胳膊,一边示意他不要乱瞪人,一边和曹斌寒暄:“勇哥,曹警官,给你们拜晚年,来来吃橘子。”说着从提水果的袋子里往外掏。


程勇半真半假的数落他:“告诉你了不要买东西,又要治病,孩子上学开销也老大的。”


“要买的,要买的。”吕受益又帮彭浩代言,“小浩子也从老家带了特产的。”


“贵州茅台啊?”曹斌故意逗他。


彭浩把罐子塞给曹斌:“茶叶,我妈炒的。”


程勇吃着橘子愤愤不平:“你光给他,勇哥没份啦?”


彭浩还是那么惜字如金:“你俩一起喝。”


老吕心思细,前后想想这会儿也终于看出了门道:意料之外,想想也在情理之中。


四个大男人搓出的汤圆大小不一,不过吃进嘴里都是一样甜。


“思慧的婚礼就是刘牧师操办的。”老吕提出建议,“勇哥和曹警官要不要搞个洋气的。”


“行啊,过两天去找他。”程勇喝了口酒酿,对曹斌说,“牧师当初那句God bless you还真管用,这不,还真保佑我成了家。”


程勇又问彭浩:“你都二十几了,你回家你妈不催你啊?”


“有病,不找了。”脸上有疤,腿也跛了,彭浩懒得说,也怕说了曹斌往心里去。


这个话题吕受益比较有发言权:“我原来也觉得自己病了拖累人,可是爱这个东西,不是以健康啊金钱为前提的,爱才是前提——我老婆讲给我的。”


“弟妹讲得真好。”程勇揉了揉彭浩扎人的寸头,“我们小浩子也蛮可人爱的,是伐。”


老吕应和着,说小浩子又酷又硬汉,曹斌给他添碗——他们都爱他。


--------------------


写彭浩写得我我点难受……现在看看,我写得这对cp是电影里(主要人物)唯二没有得病的人……哎,快完结了,记得多给点红心蓝手小绿评哦!

评论(32)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