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程勇x曹斌】勇哥来赛!(9)

没有角色死亡,皆大欢喜。
不考究的ABO设定,有错勿喷。
一刷观众,没有勇气二刷,有错轻喷。
北方人,不会沪语,有错可喷。
对二零零几年的生活再现有可能有偏差,有错请喷。

-----------------

程勇醉了,脚下无根,被曹斌用了全力的腿踹得仰面倒地,露出被燥热的血顶得鼓起的部位,好不狼狈;额角也磕在餐边柜上,破了个口子。而真正让他清醒的不是摔倒受伤的疼痛,而是曹斌的那句话。

“你要是看不上我你就直说,”程勇破罐破摔一样躺在地上,望着天花板,“对,我是该看看清楚,你是警察我有案底,你清清白白我离过婚,你是人民公仆我是无业游民……”

曹斌有点懵。他以为他才是被欺侮的那个,结果自己还没怎么样,这色胆包天图谋不轨的人倒一副受了天大的屈辱似的。

“你先起来。”曹斌过去扶他,“我给你处理下伤口。”

程勇用手胡乱抹了抹头上的血:“没事,流滩血正好照照自己是谁,省的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德行,还总想吃天鹅肉。”

“我可没说你是癞蛤蟆,”曹斌补充,“再说我也不是什么天鹅。”

“比喻你懂不懂?”程勇挣坐起来,一脸懊丧地说,“刚才对不起啊,我实在没控制好情绪。我本想着你我现在都没亲没故的,过年都孤零零一个人,昨天你又是那种情况……我没什么本事,可是我愿意照顾你,现在看来是我一厢情愿了。”

曹斌被他说的不知怎么办才好,脑子昏昏的偏还要算算术:“成语不好乱用的。你怎么就知道是一厢情愿?为什么不是零点五,或者一点五呢?”

程勇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只好陪着一起玩数字游戏:“搞出个小数点有什么意义,不是二,就等于零。”

“怎么没意义?赣头赣脑……”曹斌又问,“你家医药箱在哪里?”

“小澍房间床头柜,一般都是小孩子出状况比较多嘛。”程勇给他指了路,又低头琢磨起来。零点五加一点五不就是二吗!比起两厢情愿,世上更多的不都是一厢情愿的那个,再多迈一步才成了好事吗?他福至心灵,爬起来去找那位零点五先生。

曹斌刚找到药箱,便看见满脸淌血却满眼放光的程勇朝自己走过来,看着又搞笑又吓人。程勇把药箱抢过来丢在一旁,然后直接把人往床上扑——他也知道,自己的确有点情趣匮乏,可作为一个中年男人,他觉得没什么比现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更好的。

可曹警官总能找出点美中不足:“你他妈!这是孩子的床!”于是,程勇挨了今天的第二脚,可这一脚可挨得真甜蜜啊。

曹斌看着流着血揉着膝盖的程勇,对自己的连续家暴举动感到一丝愧疚,老话怎么说的来着?过年不能揍孩子。

捡起药箱,找出碘酊纱布,久伤成医的曹丁格尔给程勇包扎伤口。他手有点儿重,棉签在创口连刷带抹。

可程勇觉不出疼,只觉得曹斌垂着的眼睫扇得他心痒。他也闻不到血腥味和碘酒味,只闻得见曹斌的信息素。他也听不见电视里门窗外的歌声炮响,只听得见曹斌的呼吸和自己的心跳。

“好了。”曹斌满意的看着自己打的白补丁,又觉得不放心,“还是得打个破伤风。”

“那个,”程勇说,“主卧浴室里有破伤风。”

-------------------

我更啦!今天只有一更,因为工作事忙,没法二更了。而且下周外出,我争取在这之前完结,如果跨过好几天不动笔,我很难保证不坑……还是那句话,红心蓝手小绿评是更文力!

评论(25)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