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程勇x曹斌】勇哥来赛!(7)

没有角色死亡,皆大欢喜。

不考究的ABO设定,有错勿喷。

一刷观众,没有勇气二刷,有错轻喷。

北方人,不会沪语,有错可喷。

对二零零几年的生活再现有可能有偏差,有错请喷。


-----------------


曹斌觉得自己这么多年警察是白当了,坐在餐桌旁接通视频简直愚蠢透顶。屏幕里曹妈妈的脸都快探出来了,恨不得从手机里跳到儿子房间,看看是哪只黄鼠狼大年夜的登门到户——谢天谢地,还有人愿意对自己的儿子没安好心。


“一会儿来一个同事,大过年值班挺不容易的,一起吃个饺子。”四舍五入,曹斌认为自己说的基本是实话。


“哪个同事啊,和你要好的伐,多大年纪了?”曹妈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一厢情愿的猜测,仿佛已经看见儿子嫁祸于人的美好画面,“哎呀喜死了!”


曹斌心说要是真告诉老妈和他吃饺子的是谁,多大年纪,大概“喜死了”就变成“气死了”。


终于挂断,“危机”解除,曹斌给程勇打了个电话。


“我不到一分钟就暴露了,谁说小孩子不认路的!”程勇冻得不行,跑到车子里暖和过来才发觉,自己大冷天轧马路还被儿子戳破有多傻。“你那边怎么样?”


曹警官也是要脸面的:“我这边没事。小澍不至于跟他们讲你到我这里来了吧?”


“我当然教他不要说了,我儿子又不傻,情商老高的。”程勇发动了车子,“我不上去了,你赶紧吃东西然后好好休息,明天早点过来给你勇哥拜年。”


第二天,曹斌去超市买了些礼品,打算对程勇表示一下感谢。可忽然来了电话,说嫌疑人翻供,让他过去一趟。曹斌气急败坏,挂了电话就直奔警局。昨天就是审讯完这个嫌疑人,诱发了他提前发[忄青],现在又玩儿翻供这一套,这年过的真叫糟心。


“我易感期说的话不能算数的!你们是先录的口供,再给我打的针,老子不认!”光头的Alpha扯着脖子嚷嚷,仿佛受了天大的冤枉。


“你有易感期,证据可没有,证据清清楚楚摆在这,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敢做不敢当啊?等你出去了,像打胰岛素似的一天三顿把抑制剂打打好,省的为非作歹还怪易感期。”曹斌拍了拍证据袋,笑道,“你啊,好好过个年,等着开庭吧。”


光头因为恼羞成怒而涨的通红,破口叫嚣:“老子呼口气,你屁[月殳]就要流水,还敢拿铐子铐我!老子鼻子灵得很,你自己把抑制剂打打好吧,小拉三!”


“秃宗桑!”曹斌被激怒了,踹开椅子就要动手,被身边警员拉住。人家一边拉着他“曹队曹队”的劝着,一边确实闻见他又没贴屏蔽贴的腺体带了陌生气息,何况那红肿的腺体在雪白的脖子上格外显眼。


风波总算过去,结案工作派给年轻的去做,曹斌从办公桌抽屉里拿了贴纸在脖子上贴好,又去医务室领了药。抬手一看时间,马上就到午饭的钟点,不好再失约于人,赶紧驱车奔程勇那去。


这是程勇后来买的一处公寓,比起曹雯嫁过去的那所老屋,不知道好了多少倍。过年期间停车场满是空位,曹斌泊好车提着东西上了楼。小澍原来和他提过爸爸把新家布置得多么好,曹斌逗他,能比你后爹的别墅还好?小澍就气鼓鼓的说,好一万倍!后来查假药案,警方也把程勇住址和服装厂的情况摸了个清楚,但这屋里到底是个什么境况,还从没登门拜访过。


按了门铃,程勇便喊着“来了来了”打开门,身上还系着个印花的围裙,曹斌一下就乐出声来。


“笑什么,”程勇给他递了拖鞋,接过袋子,“快进来,饭马上好。”


程勇放下东西就又跑进厨房忙活:“你自己倒点水,我把这个鱼收收汁,一会儿拌米饭吃,哦呦!”


程勇自我陶醉着,曹斌就在屋子里四处转转。他挺佩服程勇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能把三年没住的房子搞得像过了三十年日子的样子。小澍的房间里还摆着他送的切诺基模型车,车上一尘不染,就像被孩子天天摆弄一样。


-----------------------


曹警官,这么贤惠的上海Alpha就嫁了吧,天天给你烧小菜吃!

红心蓝手小绿评快快来!鼓励越多,这俩人喝得就越多,你懂的~

评论(12)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