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刚予】文艺之家(下)(老夫老妻给您拜年啦)

雷设定不解释自己体会。


-------------------------


冯小刚表示赞同:“我看行。名字也好起,你叫冯思语,你弟弟叫冯思寒,小名狗剩儿。”


张涵予差点儿没被这爷俩的设想噎背过气:“狗是剩下了,我见马克思了!思寒思语,可不得好好思念思念我。”


冯小刚语重心长:“你要对自己的身体有信心。”


张涵予哼了声:“我对你身体没信心。”


“哎,少儿不宜了啊。”三好少年及时制止了污言秽语在餐桌上蔓延。


饭毕,关窗落锁,安置好乌克索,三人提着大包小包奔老家儿去也。


进门,姥姥正备饭,姥爷看电视,演的是收藏马未都。老爷子曾经对小儿子的择偶期待是“二都”:一是董大都,也就是改名前的董浩叔叔;二就是电视里正谈笑风生的马未都。这两位年轻人当年都和儿子要好,且为人较为稳重,文化底子也厚一点,老爷子喜爱有加,一度撮合。


结果,期待落空。就如早年对儿子成为陈景润的期待落空成离家出走的徐霞客,后来的婚事也由“二都”落空成冯小刚。


孙女儿问了姥爷好便去厨房找姥姥讨吃喝,大女儿年初二才来,偌大客厅里晾着老爷子一个人不合适,俩人乖乖作陪。


张涵予爱好古玩,这节目他爱看,跟老爸搭话道:“这一看就是假的,泛贼光,爸您看是不是?”


老爸稍感尴尬,夫夫二人心中倒十分坦然。从八零代末冯小刚和张涵予在北影厂认识,到女儿千禧之年出生,中间走了十几年。从一部部贺岁片到集结号一举成名,再到如今天命之年,又是十几年。三十年的岁月,过往的那些恋爱插曲,醋意不快,早已成为青葱回忆。


不一会儿孙女儿叼着炸货进来,吃得油光满面。


“吃货不可怕,就怕吃货没文化。”冯小刚拽了纸巾给闺女擦嘴。


“学校都放假了,我倒是想学文化呢。”小冯看过不少访谈节目,对父辈爱情略知一二,笑问:“让我爹带我跟马伯伯学习学习,你乐意吗。”


冯小刚道:“那有什么不乐意的。打入敌人内部,是制胜的奇招。”


“我爹这么有魅力,敌人未免忒多了点儿,我可打不过来。”丫头机灵,瞥了眼张涵予说,“咱俩再胡说八道,我爹可真带着他一堆古董宝贝跑了。”


“我才不跑呢。我跑了你爸才高兴呢。”张涵予说。


“高兴?”冯小刚表忠心,“你跑了我哭都没地儿哭去。”


不等张涵予回嘴,老太太招呼开饭。父母儿女围坐一桌,不忆过去,不想未来,唯有此刻值得珍惜。


-------------------------


就酱紫吧!不许考据啊!


写予叔真的是真爱奉献,没有tag没有热度和评论,还哗哗掉粉,哭哭……


评论(1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