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六三】老伴儿(下)

新春贺文~~

雷设定不解释自己体会。


-----------------------------


闷三儿一看小飞打岔,赶紧帮张学军把舵掰回来:“去什么派出所,你俩有闲工夫儿去趟民政局得了。”


“哎!还是你三叔主意正!”张学军恨不得举双手双脚赞成。


谭小飞没反应过来,嘴里含着饭问:“民政局是干嘛的,和劳改所差不多?”


“你傻啊!”晓波贼兮兮笑着说,“民政局是办结婚证的。”


谭小飞这回懵了:“结婚……?”


张晓波一看他这反应,也觉得这样话赶话的谈婚事太随便了,便道:“先吃饭,先吃饭。”而后又觉得气氛有点儿干,玩笑道,“你要是心里谱着不答应,饭你也甭想吃了。”


谭小飞脸已经羞臊得粉红,嘟囔着:“不答应怎么地,我照吃不误。”


“这就对了,不答应怎么地!”张学军给小飞夹菜,又对晓波说,“现在年轻人不都兴求婚吗,你小子好好琢磨琢磨。求着了,你得一媳妇儿;弄砸了,小飞是我兄弟,以后你可得叫人家叔儿。”


谭小飞噗嗤笑喷了,张晓波欲哭无泪:一家子中二病患者就我一个正常人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婚最终还是求了,戒指是用晓波妈当初的金戒指重新加工的。黄金如今已不流行,再加上张晓波白金碎钻往上招呼,更是俗不可耐。不过架不住谭小飞气质超群,戴在手上倒也别致。


办事儿那天张学军特别高兴,两杯红酒就醉的一塌糊涂,醉了却没有几句酒话。闷三儿把他扶走休息,他知道他是想起了太多事,而那些事在这样喜庆的场合又无法言说。


就像晓波会常想起去世的母亲,小飞会常想起牢狱中的父亲,却不能常常说起一样。


“三儿……”张学军含混的叫着。


闷三儿端了淡茶过去,应道:“六哥。”


“不许叫六哥。”


闷三儿好脾气的说:“叫半辈子了,不叫六哥叫什么。”


“六十的人了,”张学军咕咚喝了一口茶,“叫老伴儿呗。”


少年未成爱侣,老来作伴吧。


----------END----------


我知道我烂尾了……就酱紫吧,大家新年快乐哦!


之前写的波飞结婚的链接:

http://amateurgrey.lofter.com/post/1d03cfbe_9cf5b68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