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福绥境》冬至篇(2)

断更很久了,予叔群像,不打tag,看不看得见全凭缘分……
发个开篇的链接:

http://amateurgrey.lofter.com/post/1d03cfbe_69feb59

如有bug,拒绝考据。
雷设定,懒得解释,雷着活该。

------------------------

张学军不止一次来派出所接闷三儿,每次都是因为闷三儿犯事儿而拘留、罚款,而后交钱、走人。因为见义勇为进派出所,还真有点儿不适应。

脑袋上围着个纱布圈儿的闷三儿出来的时候,张学军正在院外头抽烟。

闷三儿问:“你怎么来了?”

“我来接大英雄呗。”张学军灭了烟,开锁推车,“来来,坐大梁上哥哥带你回家。”

闷三儿的那辆凤凰折了翅儿,轱辘瓢了,镫子也掉了,搁在了修车摊儿。不爱坐公交,这会儿也只好撇腿跨上后车座子。

车子起步一晃,张学军往后偏偏头:“搂上腰。”

“腰在哪儿呢?老不要脸。”闷三儿不为所动,“骑不动我骑。”

年过花甲的六爷输人不输阵:“腰在哪儿?吃饱了饺子让你感受一下六哥腰在哪儿。”

胡萝卜羊肉馅儿透过薄皱的饺子皮,泛出可爱的肉红色,活鱼儿似的浮在锅里,跳进盘中。

老谷端来最后两盘,说道:“尝尝,膻不膻。”

“不膻。”赵二斗接老谷的手,答道。

吴志国揶揄他:“还没吃就知道不膻啊?”

赵二斗没听出来,认真道:“那天老谷刚给我包的,可好吃了。”

“老谷子,少给他吃点儿羊肉吧。”杨子荣说,“回头营养过剩,不往脑子里补,净补别的地儿了。”

吴志国笑道:“老说带颜色儿的,怎么在市局同志面前树立个正面形象。”

“我们那儿色儿更花哨。”高刚给方新武倒了蒜醋,“嘴上都他妈跟长着生歹直器似的。”

大家哈哈一笑,纷纷动筷子开吃。

方新武想象了一下嘴上长着生歹直器的画面,实在恶心——还是让高队嘴里含着生歹直器吧——当然是我的。

-------------------

小首长、小戏子、穷富组还没上场呢……

评论(7)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