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龙獒】甜蜜的事业(完结)(非ABO生子)

腐托帮,非ABO生子,自行体会不解释。
本人不是球迷不是粉,写文拒绝被考据。
勿扰真人,重要的话就说一遍。

--------------

马龙一动不动受了张继科的拧,手上仍然按部就班的打沫冲水。经过昨晚,他对张继科的疼惜和歉疚满溢。拧一下算什么?怎么发泄都不为过。

反倒是拧了人的张继科挺后悔。拿马龙撒撒伐子不是不行,不过拧人这手儿,是不是有点儿太雌激素过剩?掀开衣服看看,白白的肚皮上掐红了一片。

“就别打一巴掌揉三揉啦,”马龙抻平衣摆,“撅好,给你冲冲。”

水流顺着臀沟落在马桶里,染的殷红。

“这得流多少血,会不会贫血?你头晕吗?”马龙看着瘆得慌,张继科眼不见为净,满不在乎:“让你说的邪乎劲儿的,照你说的人家女队的还活不活了。”

“怪不得丁宁老在吃,看来还是要补一补。”马龙想得长远,“怎么办,我已经心疼闺女了。”

张继科扶着台面站起来:“那也犯不着提前十来年心疼。”

镜子里的人脸有些浮肿,由于孕期里内分泌变化,胡须也长得稀疏缓慢。胸前柔软鼓胀,腹部皮肉松懈,像盆发面,能揪起来一团蒸两屉包子。

看来撕衣服不仅是年少轻狂。当爹的幸福虽然更胜夺冠一筹,但是这副身体,撕病号服表达喜悦之情?快拉倒吧。

马龙关了喷头,帮他吹头擦身兜好裆,笑道:“跟养了俩娃似的。”

“这幅怂相分明是老弱病残不能自理。”张继科不想穿病号服,套上自带来的开身棉线衫,解了扣就能喂孩子。

“这回是你想远了吧。”马龙算了算,至少提前了四十年。可是转念一想,却又觉得无比浪漫。

七十岁的他们,彼此照料,慢慢回忆相识半个世纪以来的所有日子——也许浩繁而久远得都记不清了。

洗得舒心的张继科躺在床上,听了马龙对七十岁生活的向往和担忧,拍拍怀里的奶娃娃:“忘了就问闺女呗,她肯定记着呢。”

小姑娘/爸爸不会编织/可你却穿着一件最漂亮的花毛衣
小姑娘/爸爸不会画画/可你却有着一本最美的小画集
小姑娘/爸爸不会摄影/可你却扬着最快乐的笑脸
啊/原来/那毛衣的花纹是爱织的/美丽的图画是爱描的
你呢/是爸爸爱着长大的


***THE END***

后续会有番外,比如育儿日常啊,东京奥运篇啊,大家可以点梗,我有空就写。

评论(70)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