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齐活》番外之四(5)【老炮儿同人/六三/波飞】

春节小剧场来啦~~

雷设定先说清楚——

我心肠软到什么地步?生怕我CP受委屈,所以觉得ABO都不够宽松,干脆来个“腐托邦”,管他男的女的,该搞对象搞对象,该领证领证,该生孩子生孩子。我会在这种设定下尽量不OOC又响应二孩儿政策XD
。。。。。。。。。。。。。

时间一晃到了春节,雾霾和节日气氛一起围绕着京城的千家万户,当然也包括张学军一家子。尤其今年还有添丁之喜,这个节过的更加用心。

张晓波本命年,劝了半天才勉强系了红腰绳踩了红袜子。坐立走动,裤脚下头总露出一截销魂的袜筒,尴尬的要死。三十大几的人,还是第一次有人惦记着他的本命年。十二岁那年妈没了爹在局子里;二十四岁爹倒是出来了,他跑外边浪去了;活到第三轮,而立不惑之间,才有个踏实的感觉。

往常过年,扫房顶贴对联挂灯笼的活儿都是谭小飞的,谁让他个儿高呢。今年可不敢使唤,国家领导人似的反叉腰,四处巡视张晓波劳动成果。

"爹爹,你别过来,有灰尘!"张亦凡正给张晓波扶着椅子摘窗帘,一看见谭小飞,赶紧把他推一边。

张晓波不乐意了:"你要摔死你老子啊?我灰尘吸的最多好不好?"

张亦凡搂着谭小飞的腰,反驳:"你肚子里又没有妹妹,吸一点儿也没关系。"

谭小飞最近在看宫斗大戏,感慨道:"果然父凭子贵,千古不变。"

张晓波抱着脏窗帘下来,酸不拉唧的对谭小飞说:"你是越来越贵,我可是越来越便宜了。"

谭小飞帮他打开洗衣机,挑着眉问:"要不我受累帮你涨涨价?"

张晓波把窗帘塞进去,脑洞大开:"得了吧,我得算高龄产夫了吧?回头价没涨成再出个三长两短的,你一改嫁我儿子可就命苦了。"

"大过年的胡咧咧什么。"张学军闷三儿采购回来,进院儿正听见小两口逗咳嗽。

闷三儿从怀里拎出个装着小金鱼的塑料袋,招呼张亦凡:"拿着玩儿去,好好养着。"

张亦凡兴奋的嚎叫着鼓捣新宠物去了。

张学军又说:"小子有小子样儿,姑娘也得有姑娘样儿,这个生了你们可别给养走机喽。"

谭小飞想象了一下,要是闺女跟张亦凡似的又皮又闹腾,闺女梦可就成噩梦了⋯⋯

张晓波调好了洗衣机,看谭小飞那儿走神儿,笑道:"我闺女再狂野,也是女中豪杰,和傻大丫头还是有区别的。"

"嘿呦,"张学军看着半截报纸忽然乐出声来,"春晚有徐帆,我得好好看看。"

张晓波不干了:"哎,我得看芒果台,有吴亦凡。"

闷三儿说:"要不看浙江,我挺待见跑男里内邓超。"

李易峰没上春晚,谭小飞不开心,可谭小飞不说。

*************

说明:
1。北京过春节有买小金鱼的习俗~
2。徐帆、吴亦凡好理解,闷三儿待见邓超,是因为邓超和张涵予演过集结号,赵二斗和谷子地你懂的⋯⋯

这个番外到此为止啦~大家猴年猴嗨森啊~~

评论(20)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