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刚予】同行是冤家(下)

“腐托帮”设定,自行体会不解释。
拒绝考据!

------------

“嘿我说你什么时候又跟他去健身房了我怎么不知道啊?”

“谁跟他去健身房了!”张涵予赶紧解释,“我说的是拍戏那会儿的事儿!”

冯小刚装糊涂:“拍戏那会儿就有事儿啦?”

“你成心捣乱是吧?”张涵予起身换衣服,“赶紧的,下去吃饭,闺女等着呢。”

冯小刚看着张涵予解了领带脱了衬衫,不由得一阵心猿意马,下床到衣架边,从后背环住:“等会儿吃。”

老夫老夫多年,冯小刚什么时候是瞎起腻,什么时候是来真的,张涵予自然分得清楚——再加上有个东西已然顶起来,不给解决了让孩子看见多寒碜。

他转过身,拽下冯小刚的睡裤:“今天怎么这么来劲?”

冯小刚弹开张涵予的皮带扣:“这话说的,合着原来都不来劲?”

衣架旁边是个红木条案,上面摆了个怪石文竹的盆景,清癯淡雅。张涵予被按趴在案上,冯小刚在后头动作,盆景便微微晃动起来。

张涵予身上渗了汗,下头时不时的刮在条案下沿儿。他心疼好不容易养出的包浆,不想让黏糊玩意儿沾染,便抬身往后挪蹭。一动换,便把体内的东西含得更深。

冯小刚以为是他热情迎凑,前心贴上眼前绷紧的背,使劲掐住手里的窄腰,一阵猛舂。

张涵予遭了这通儿狠的,腰里一个酥软又趴回案上,横着小臂堵上嘴,呜呜咽咽几声,到底是把几股子白线甩在案腿。

还没缓过口气儿,后面冯小刚也交了帐,懈了劲儿瓷瓷实实压下去,张涵予一身汗又全捂在案子上。

“赶紧起开!”顶开背上死沉死沉的人,张涵予的腿跟红木案的腿同病相怜,都来了个顺流而下。

冯小刚还没温存够的家伙被晾在外头,可看着张涵予不管腿上一片残局而拾掇着家具,自知理亏,拿了纸巾讪讪道:“您伺候着它,我伺候着您。”

张涵予擦净木纹里的汗渍粘液,拔开腿:“甭介。我这腿一洗就干净,不用伺候。”说着进了浴室,哗哗冲起澡来。

冯小刚跟进去,没皮没脸的:“哎,源远流长,我帮你从源头治理一下……”所谓源头治理,怕又是一场大战。

楼下冯思语饿着肚子看完一集电视剧,唤来大狗喂食。

乌索斯把狗粮嚼的嘎嘣脆,冯思语若有所思——敢情自己还不如个狗识时务——吃什么饭,吃狗粮吧!

------END------

评论(6)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