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彭予】艾窝窝(下)

彭于晏添油加醋的讲着乾隆香妃艾窝窝,张涵予給一耳朵听着,手上一筷子接一筷子的给他布菜,抽空还得嗯一声或是应一句“哟那后来呢”,对湾湾青年了解传统文化知识表示出极大的耐心和支持。

“我讲的也不见得是真的啦,我百度的。”彭于晏讲完笑笑说。张涵予带他见过一次马未都,对凡事能讲出来历典故的本事,小彭无比佩服。

“再把你台湾老乡演的内格格搅和进去就更带劲了。”张涵予拿了个干净小碟儿,夹上一个雪白小团子,“尝尝。”

“好脐带哦!”彭于晏夹开糯米皮,露出里面花花杂杂的馅料。

“擎好儿吧,我这馅儿可地道。”刚才没卖弄成煨牛肉,现在可以好好显摆一气,“这里头有白糖,冰糖,黑白芝麻,青红丝,好几种果仁……”

碎冰糖的口感很不赖,和其他材料混在一起又甜又香;糯米饭拍上熟面粉做的皮,又软又弹,裹着糖馅儿一起入口,好吃极了。

彭于晏含混的问:“所以其实这是传说中的黑暗料理五仁馅?”

“怎么样,不难吃吧。我们小时候都吃五仁月饼,挺有情结个玩意儿,怎么现如今混成黑暗料理了?”张涵予也吞了一颗,又说,“你要是不爱吃,回头做豆沙的。到时候你尝尝我们家老太太糗的豆沙馅儿……”

彭于晏不是不想听涵予老师对妈妈制作豆沙手艺的赞美,可是身体已经越过半个桌面:“能不能吻一下?”

“能,”张涵予差点噎着,“你等我咽了的。”

“等不及啦。”

吻里有五仁馅,可以尝出爱的真谛:口味甜蜜,也会伴着一些不柔和的摩擦,但那些坚果会越嚼越香,洋溢出格外温暖和幸福的味道。

---------END---------

就这样吧,所以这篇就该叫艾窝窝嘛,我去改过来好了~~

【彭予】艾窝窝(中)

张涵予乍着沾满白面的手,点开那条发来好一会儿的语音,然后学着小彭的湾湾腔回道:“白的是婶馍?白的是艾窝窝。您受累告诉我大福是婶馍。”


彭于晏接到回信时已经到了电梯间,索性也不回了,打开百度查艾窝窝是婶馍,省得一会儿接着露怯。


进门饭香和暖气扑面而来,大爷巨随意的扎着个围裙:护前胸的半片和挂脖儿的绳圈翻折下来,反面的白色遮挡住正面的大部分图案;浅淡的花色和大爷的墨绿麻花厚毛衣对比鲜明,腰绳一系显得腰细臀宽,甚是撩人。


大爷却不知自己过分美丽,听见人进屋也不抬头,垂着眼睛尝咸淡儿,被当头一吻吓一跳。


“我回来了。”彭于晏深情地道。


张涵予心说我还不知道是你回来了?要是贼进来了我还这儿吃不成缺心眼儿了?可是抬眼一看彭于晏的明眸大眼小圆鼻头儿,心就软了;再一想人家孩子大过年的回不了家,裹着自己灰不溜秋还渍着烟味的破棉袄,颠颠儿的来了不由分说还叭叭就亲,话怎么也不能横着出来。


“回来了好,喘口气儿赶紧洗手吃饭。”张涵予接过外套,扔沙发上转身准备去数筷子盛饭。还没迈出步,一个凉飕飕的下巴颏就卡自己脖子上了,伴着化妆品和发胶的香。


张涵予拍拍揽着自己腰的西服袖:“我说咱能吃饱了再起腻吗?”下巴颏拱三拱,表示点头同意,西服袖也撒开了。


彭于晏乖乖换鞋洗手,落座开动。张涵予煨了一碗牛肉,连筋带肉连肥带瘦油润无比,拿匙子撇了油,满满㨤了一勺给彭于晏。正想给自己的厨艺吹吹牛逼,被彭于晏抢了先。


“你zi道艾窝窝的来历吗?”小彭同学并没有留给涵予老师回答的时间,说,“你不zi道我zi道我讲给你听。”


张涵予一脸慈爱地听着彭于晏艾窝窝这艾窝窝那的讲着,心里吐槽:这孩子,不仅语音有问题,语调也愁人,你家艾窝窝俩窝字儿都读一声。


-------------------------


所以今天艾窝窝并没有登场……

【彭予】艾窝窝(上)

“涵予老师,彭于晏和邓超都是您的热门‘CP’,他俩这次合作您更欣赏谁的演技?”《乘风破浪》大年初一在北京上映,逮到野生张涵予,记者赶紧采访。


张涵予这几年也适应了媒体卖腐的套路,也不恼火,反而笑着反问:“段奕宏也是我‘CP’啊,《烈日灼心》那会儿怎么不问我邓超和段奕宏谁演的好?”


小记者看出予叔今天心情不错,斗胆道:“那您都评价一下呗。”


“你有功夫听,我还没工夫说呢。”张涵予哈哈一笑,挥手撤了。


春节的北京,路上车少人少,张涵予这个路怒症患者也难得心情舒畅,哼着曲儿往家返,打算边鼓捣点儿吃的边等小彭同学回来。


工作结束后,彭于晏依了大爷的嘱咐,临出门在西装外面裹上闷三儿那件过膝羽绒服。北京有霾暖无霾便冷,寒风扑面,锃亮的小皮鞋紧倒几步钻进车里。


彭于晏坐在车里开脑洞:自己最近怎么总和“情敌”演戏叻?先是和林更新一起在《长城》里打了瓶酱油,这次是和邓超演了回父子,下次是谁呢?难道可以和小刚老师合作了吗?


胡思乱想着,手机响了,张涵予发来一张图一条文字:饭得了,回来一块儿看北京春晚。


彭于晏端详了一会儿图片上的各色美食:“那个白的是婶馍?大福吗?”


张涵予没再回,想必是忙活去了。彭于晏被冷落了还美滋滋的,长按图片保存在了相册里。


----------------------------


颈肩腰都不得劲,坐着打字实在难受,今天先这样吧!明天再让大爷带着傻儿子做艾窝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