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刚予】开片

“腐托帮”设定,自行体会不解释!
拒绝考据!

-----------------

冯小刚顶着夜色和一脑袋雪花进门,家里没人。还没等他打电话找人,张涵予倒先把电话打来了。

“小刚,方便接电话吗?”

“方便,刚到家。”

冯小刚最近都在婺源拍戏,回家之前没打招呼。问过张涵予经纪人,没有活动,想来个惊喜,结果扑空了。有点儿失望,却也没法埋怨,只好问道:“你干嘛去了?”

“你看你回来也不说一声,我这一蹦子跑驻马店儿去了。你北京待几天?我这就回去。”

“明天上午就走。大夜里的开车赶路你是活腻了是怎么的,北京这边还下着雪呢。”冯小刚还记着电话是张涵予打来的,问道,“打电话什么事儿。”

张涵予讪笑:“看上一瓶子,钱没带够,这不都跟人家磨到这会儿了……”

“差多少,我给你打过去。”

冯小刚心里冷得跟外边儿的天儿似的。风尘仆仆回了家,热饭热被窝儿一个也没得着,银行卡还惨遭横祸,后六位损失惨重。

张涵予第二天天刚擦亮就往回开,可到家人早走了,掏出手机一看,有一条冯小刚的短信:我走了,注意安全。

路上光顾着开车没看见,这会儿安全到家,赶紧回过去:我到家了,放心吧。

虽然有点儿怅然若失,可老两口子也没那么矫情,张涵予掂掂怀里宝贝瓶子,找地儿摆上。

书房里的多宝阁已经满了,雪青单色的开片瓷瓶摆书桌上倒也合适,又翻出之前淘的沉香枝插进去,栈香四溢。枝桠朴拙,细瓷雅致,若在桌边读书品茶,闻香赏瓶,实是美事。

洗了澡沏了茶,找了本好书坐定,没看几眼,张涵予忽然听得一声轻响,分明是从瓷瓶处发出来的。这一响虽轻不可闻,可在玩家听来可是晴天霹雳。

瓷器出窑,若是火候合适,釉面便会开裂,噼啪作响,形成开片,纹路各异。新瓷器在出炉后的相当长时间里,开片会持续产生,而老瓷器质地早已稳定,不会再有。

张涵予心里一咯噔,新说自己别是走了眼,花大价钱买了个赝品,这就恶心了。立时联系了马未都,去找他验验。

“老的。”马未都拿着瓶子看了看,得出结论,“好东西,不便宜吧?”

“这个数。”张涵予比了个打枪的手势,“我是看着好才买的,可是那叭儿一声,我还真含糊了。”

马未都颇有点儿爱不释手的意思:“这老瓷器啊,见冷见暖干湿交替,都保不齐再来一下子,是活的,它的魅力就在于永恒的生命力。”

张涵予这下放心了,等马未都摩挲够了,包好了瓶子回家。路上想着马未都的这席话,不免对号入座,临时起意,干脆也让老瓶子再出出响儿。

“冯导,您看谁来了?”范冰冰一身李雪莲的行头,让监视器后面的冯小刚回头看。

冯小刚惊喜:“呦,张老师怎么来了?”

“去了趟景德镇,婺源离那儿也近,来看看你。”张涵予还是人前那副凝重表情,“顺便还账。”

“我可收利息啊。”冯导不做亏本买卖,利息回宾馆要好好算算。

------END------

【刚予】同行是冤家(下)

“腐托帮”设定,自行体会不解释。
拒绝考据!

------------

“嘿我说你什么时候又跟他去健身房了我怎么不知道啊?”

“谁跟他去健身房了!”张涵予赶紧解释,“我说的是拍戏那会儿的事儿!”

冯小刚装糊涂:“拍戏那会儿就有事儿啦?”

“你成心捣乱是吧?”张涵予起身换衣服,“赶紧的,下去吃饭,闺女等着呢。”

冯小刚看着张涵予解了领带脱了衬衫,不由得一阵心猿意马,下床到衣架边,从后背环住:“等会儿吃。”

老夫老夫多年,冯小刚什么时候是瞎起腻,什么时候是来真的,张涵予自然分得清楚——再加上有个东西已然顶起来,不给解决了让孩子看见多寒碜。

他转过身,拽下冯小刚的睡裤:“今天怎么这么来劲?”

冯小刚弹开张涵予的皮带扣:“这话说的,合着原来都不来劲?”

衣架旁边是个红木条案,上面摆了个怪石文竹的盆景,清癯淡雅。张涵予被按趴在案上,冯小刚在后头动作,盆景便微微晃动起来。

张涵予身上渗了汗,下头时不时的刮在条案下沿儿。他心疼好不容易养出的包浆,不想让黏糊玩意儿沾染,便抬身往后挪蹭。一动换,便把体内的东西含得更深。

冯小刚以为是他热情迎凑,前心贴上眼前绷紧的背,使劲掐住手里的窄腰,一阵猛舂。

张涵予遭了这通儿狠的,腰里一个酥软又趴回案上,横着小臂堵上嘴,呜呜咽咽几声,到底是把几股子白线甩在案腿。

还没缓过口气儿,后面冯小刚也交了帐,懈了劲儿瓷瓷实实压下去,张涵予一身汗又全捂在案子上。

“赶紧起开!”顶开背上死沉死沉的人,张涵予的腿跟红木案的腿同病相怜,都来了个顺流而下。

冯小刚还没温存够的家伙被晾在外头,可看着张涵予不管腿上一片残局而拾掇着家具,自知理亏,拿了纸巾讪讪道:“您伺候着它,我伺候着您。”

张涵予擦净木纹里的汗渍粘液,拔开腿:“甭介。我这腿一洗就干净,不用伺候。”说着进了浴室,哗哗冲起澡来。

冯小刚跟进去,没皮没脸的:“哎,源远流长,我帮你从源头治理一下……”所谓源头治理,怕又是一场大战。

楼下冯思语饿着肚子看完一集电视剧,唤来大狗喂食。

乌索斯把狗粮嚼的嘎嘣脆,冯思语若有所思——敢情自己还不如个狗识时务——吃什么饭,吃狗粮吧!

------END------

【刚予】同行是冤家(中)

雷设定!不解释自己体会!

拒绝考据!

--------------------------


冯小刚不解:“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踅摸了一圈,这屋里除了我就是你啊。”


“跟我有什么关系!话音儿都没落呢您就忘了?”冯思语提示道,“银幕男彭友啊,万能的吃醋梗啊!”


这回冯小刚盖特到了,可还有几分顾虑:“这招儿十六岁玩玩还成,我都快六十了,是不是有点儿矫情?”


冯思语开导:“哪儿矫情了?这是表达真情实感啊!您敢说您一点儿都没醋?我爸成天艾迪这艾迪那的,不光微博上有来有往的,哪回见着面不是动手动脚的。”


冯小刚听了,醋味立马儿冒出来了:“哟,你别说,这么一琢磨,我这委屈劲儿还真油然而生!”


冯思语关了电视:“得嘞,您呢回屋接着酝酿着,我做饭去,省的一会儿你们一个两个的都嫌弃我在家什么都不干。”


张涵予到家的时候,饭正好上桌。看着闺女在餐厅忙前忙后,连日的辛苦好像都烟消云散了。


“爸回来了。”冯思语看老爸手里拎着正装,身上有烟酒味,想必是从酒会饭局提早撤退,便问,“再吃点儿?”


“嗯,再吃点儿。”张涵予到厨房洗完手,坐到桌边,“做这么多?你爸回来了?”


“嗯,”冯思语指指楼上,“歇着呢。”


张涵予说:“我叫他去,正好换身松快衣裳。”


冯小刚本来是上楼等着张涵予回来朝他吃醋作妖撒法子,没想到自己先睡着了。这些日子确实累了,洗了个澡往床上一靠就会了周公。


张涵予悄没声儿的进了房间,看冯小刚睡得挺香,不知道该叫还是不该叫。脱了一身累赘坐在床边看睡着的老男人,冯小刚洗了澡,脸上手上的白斑露出来,和几乎半白的头发一起,宣告着浑身的疲惫和初显的老态。


白天访谈中那点儿别扭劲儿一下子没了——两口子,一家人,有什么可比的呢?互相心疼还来不及呢。张涵予叹口气,捏了捏冯小刚的手:“小刚,吃饭了。”


冯小刚醒过来,迷迷糊糊,眼睛还眯缝着,倒是挺清楚的觉出手被温乎乎的握着,赶快攥紧了连手带人往怀里拉。张涵予被拽得倾身过去,也只得好声好气儿的说:“累了?吃了饭再歇着,闺女都做得了。”


冯小刚醒的差不多,觉得这温存的状态和预期的黑云压城城欲摧差别有点儿大啊。睡眼聚了焦,好好看了看眼前人,捯饬的油光水滑美不胜收,于是真心实意的说:“张老师顾盼生辉光彩照人啊。”


张涵予把人扽起来:“你等我把脸上这点儿油彩卸了还顾盼生辉光彩照人不。”


“你那裸妆跟真裸没什么区别,可我这脸要是不刮刮腻子可就没法见人喽。”冯小刚这会儿真入戏了,心里挺不是滋味,“打年轻就没精神过,一晃三十年,成老帮菜了,自惭形秽哟。”


张涵予当他是心思放在新片上,难免感慨青春易逝芳华不再,想设身处地感同身受的安慰一下:“别说你这阵子和那帮小丫头小小子一块儿觉得自己老了,你看我,不服老不服老的,一到健身房,拼了老命也赶不上人家艾迪啊……”


“嘿我说你什么时候又跟他去健身房了我怎么不知道啊?”


----------------


tbc~

我终于有tag了!

#刚予#

但是,予叔群像的那个改定个什么tag呢……


【刚予】同行是冤家(上)

雷设定!不解释自己体会!

拒绝考据!

--------------------------


《建军大业》之后,扮演杜月笙的张涵予便被拿来和几年前《建国大业》里同样扮演杜月笙的冯小刚进行一番比较。


首映礼上,记者围住刘烨:“刘烨,作为金马影帝,请你评价一下,同为金马影帝的冯导和涵予老师,谁演的杜月笙更好?”


“我和涵予老师不是第一次合作了,可这次没有对手戏啊。”刘烨坚决不往坑里跳,义正言辞的说,“你也说了都是影帝,本来就是不分伯仲的事儿;再说,人家老两口子挺恩爱的,让我评价,这不是挑拨离间吗,你可别害我。”


冯导的新片《芳华》正在宣传,赶上《建军大业》热映,采访时也免不了被问。冯导分条缕析:“你看,《建国大业》是黄建新导演,《建军大业》呢是刘伟强导演,你呢,得把他俩凑一块儿,让他俩合计好了,到底是我演的好,还是涵予演的好。你要是嫌麻烦呢,我给你出个省事儿的主意:找管虎。不过呢,我估计你见着他,就不问杜月笙,改问李易峰了,我没说错吧?”


《红海行动》杀青,杜江在访谈里聊张涵予:“我和涵予老师还挺有缘分的,十多年前我媳妇儿演《贫嘴张大民》的时候就认识涵予老师了……《建军大业》看了,杜月笙演的特别棒!冯老师版本啊?还是让涵予老师自己说吧。”


张涵予把话筒接过来,把话题拉回正轨:“咱们还是说《红海行动》吧。”


张涵予没红那会儿,媒体都说冯小刚是他老公;后来红了,又说冯小刚是他伯乐;现如今,冯小刚又成了检验他演技的尺子——要不说同行是冤家呢!


一天的工作结束,冯小刚到家,闺女正窝在沙发里看电视。


冯小刚坐下问:“你这高考结束都快俩月了,一天天就这么宅着,有意思吗?”


“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啊。”冯思语换到BTV文艺频道准时收看每日wy播报——


“冯小刚张涵予老夫老夫饰演同一角色再度合体,演技难分高低。刘烨冯小刚巧打太极,杜江扔烫手山芋,张涵予缘何当场黑脸?稍后为您播报。”


冯思语对故弄玄虚的文案不以为意,吐槽道:“缘何当场黑脸,因为本来就黑啊。难道是因为这次林导演没有请我爸的银幕‘男彭友’,所以不开心了?”


冯小刚醋溜溜说:“没请就对了,请了我该不开心了。”


看完节目,冯思语也有点儿含糊:“我爸是不是因为老拿你俩比心里不舒服啊?”


冯小刚抓抓头:“这不是没影儿的事儿嘛。我看你挺闲在的,给你爹支个招儿?


“支招儿啊……”冯思语琢磨了一下,想到了主意,“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


-----------------


tbc~


【刚予】夫夫片场日记(5)

雷设定!不解释自己体会! 

拒绝考据 

------------------------- 

片段五:口误 

“小刚,”闷三儿垂泪,哽咽着对张学军说,“咱什么时候受过这个……” 


冯小刚揽张涵予入怀,呢喃道:“三儿,小刚是谁?” 


管虎在监视器后头都笑喷了,观摩学习的李易峰和吴亦凡也都绷不住了。 


“艹,白哭了!”张涵予懊恼着,重复了几遍“六哥”加强记忆。 


“好再来一条!” 


张涵予重新酝酿情绪,泪水终于盈满了眼眶:“六刚……我呸!” 


片段六:震颤 


张学军把闷三儿从号儿里赎出来,接到话匣子那儿。洗完澡饭还没得,张学军趁空儿给闷三儿剃头修脸,顺势爆发一场艳戏。


 张涵予对这场戏感到紧张。看见许晴在那儿练台词他就更紧张了。


 许晴嗲嗲的小声背诵着:“你俩是驴啊?我做个饭的功夫就他妈×上了,拿了我的钱还脏了我的地方……” 


冯小刚给他吃定心丸:“那推子不通电,剃不坏你的头。再说是我露屁股,给你都挡住了。” 


张涵予还是一脸忧愁。


 冯小刚俏皮话来的快:“我驾鸡就熟,你从艹如流,咱们插之若素——况且也不是真来。” 


“这不是怎么来的问题,是跟谁来的问题。”张涵予给冯小刚讲道理,“真两口子演这个,不就跟把全国观众带咱被窝儿里一样吗?”


 冯小刚想了想说:“我觉得还是有区别的,我这方面肯定比张学军有优势,这个你应该有所体会。” 


“怎么个意思?闷三儿给摁窗户上还不够?合着我要想在你这儿发挥出优势来,得站窗户外头?” 


冯小刚说:“那倒不必,你的优势不体现在站哪儿。” 


“那体现在哪儿?”


 “附耳过来。” 


冯小刚耳语一番,张涵予嘟囔着不要脸走开了。


 ------------------------ 

开始写老炮儿的片场日记啦~

【刚予】夫夫片场日记(4)

雷设定!不解释自己体会!

拒绝考据

--------------------------


片段四:吃醋(下)


“今儿待遇怎么这么好啊?”冯小刚受宠若惊,“你干什么亏心事儿了?”


张涵予说:“亏心事儿?我又不是刘泽水,能对你干什么亏心事儿。”


“刘泽水那是谋杀亲夫,”冯小刚掂量了一下,“你还不至于。”


张涵予笑道:“那我能怎么着啊?”


“嗯,顶多带个绿帽子吧。”冯小刚说。


张涵予撇嘴:“那还不如谋杀亲夫呢,下作!水不热了赶紧擦脚,泡浮囊了都。脸也吹皴了,抹点油儿早点儿睡觉。”


张涵予抛过毛巾,回身去拿擦脸油,冯小刚觉得人家坦荡荡,显得自己太不磊落。臊眉耷眼擦了脚,乖乖把水倒了,又腆脸让张涵予给他抹的香又润。


收拾停当双双进了被窝,冯小刚手滑进张涵予衣服里,找到还没好利落的伤处,摩挲纱布和胶条的边缘。


“手欠不欠。”张涵予像个母狮子,懒得搭理咬自己尾巴的小狮子,只是轻轻嘟囔了一句,听着也没什么不满。


冯小刚得寸进尺,手四处抚摸,腿也去贴张涵予的腿。


“你不累啊?”张涵予知道他今天辛苦,不想动真章儿,温存一下即可,便翻身去搂,胳膊环上冯小刚的背,顺便捏捏给他解乏。


“我跟你说,我产生了一个错误思想,我得展开一下自我批评。”冯小刚在张涵予脖子窝里说道。


“哟,您不是净批评别人吗,敢情还有批评自己的时候。”张涵予觉着新鲜,“批评吧,我听听。”


冯小刚真不好意说,可还是得敞开心扉一下:“我呀,我最近有个不良情绪。”


“什么不良情绪?”


“我吃醋。”冯小刚补充,“我看见你和超子在一块我就吃醋。”


张涵予乐了:“我是不常看言情题材,不过主动承认自己吃醋,还是头一回听说。”


冯小刚挂不住了,狠狠拍了张涵予屁股一下:“你笑话我。你仗着我在乎你,你就肆无忌惮的笑话我是吧?”


“你肉麻不肉麻,”张涵予心里受用,又觉得可乐,“你发现自己白吃了瞎醋,就别吃了,不良情绪就消失了,你跟我说什么劲?”


“说消失就消失啊,”冯小刚开始碰瓷儿,“这玩意儿它不以主观意识为转移,你得负责。”


张涵予不干了:“话可不能这么说,所有演员都是你定的,你引狼入室,你自找烦恼,完了让我负责,我冤不冤。”


“冤!”冯小刚箍紧张涵予耍无赖,“冤也得忍着!”


“得,我忍。”


张窦娥没有再回嘴,同样拥紧了怀中的爱人,沉入黑甜。


------------------------


吃醋梗结束啦!然而邓超并没有出场……

夫夫片场日记我心里的梗基本写完了!

不过刚予cp应该还会继续~

【刚予】夫夫片场日记(3)

雷设定!不解释自己体会!

拒绝考据

--------------------------


片段四:吃醋(上)


一进戏,张涵予就眉头紧皱,只对邓超露个笑脸儿;收工了,张涵予跟邓超对台词;饭不好,张涵予给邓超买吃的。


所以冯小刚不高兴了。


赵二斗搂老谷子脖子,冯小刚不高兴;赵二斗撞老谷子肩膀,冯小刚也不高兴;赵二斗给老谷子包扎手指头,冯小刚更不高兴。


原因很简单,冯导醋了。


原因也很复杂,冯导不知道醋意生发于戏里还是戏外。


总而言之是因为张涵予。


但是冯导不是没有胸怀的人,况且岁数一大把,吃毛头小子的醋,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有一天张涵予下工早,冯小刚忙完回来,进屋时正好张涵予和闺女通话完毕,说了声“宝贝儿拜拜”便挂了电话。冯小刚也想孩子,张涵予打电话没叫上他,心里还挺失落。


累了一天外加那股酸气儿没撒出去,话就阴阳怪气的:“叫谁宝贝儿呢?”


“朵朵啊,”张涵予没听出不对劲,帮闺女转述道,“说想你啦,让你明天给她打电话。”


一提孩子冯小刚心都化了:“明天一定打。你提醒我啊!”


“成,我明天提醒你,省的晚了孩子又睡了。”张涵予今天歇的好,脾气也好,看冯小刚灰头土脸的,紧着伺候。脱外套,拿拖鞋,倒了热茶,又接洗脚水。冯导泡上脚,端上茶杯,张涵予又投了热毛巾给他擦脸。


“今儿待遇怎么这么好啊?”冯小刚受宠若惊,“你干什么亏心事儿了?”


----------------------


今儿实在累了,就这么多吧!


扔个早前的赵二斗谷子地链接:


《十年》:http://amateurgrey.lofter.com/post/1d03cfbe_65d90f3


《鞋》:http://amateurgrey.lofter.com/post/1d03cfbe_6505882


【刚予】夫夫片场日记(2)

雷设定!不解释自己体会!
拒绝考据!
--------------------------

片段三:流弹

任泉所饰演的指导员牺牲的那场戏,是在极其寒冷的野地进行的。张涵予本来就怕冷,又为了演好谷子地减了点儿重,更是畏寒。因此出发之前在戏服里头加了好几层保暖的衣服,秋衣掖在秋裤里,绒衣掖在绒裤里,棉衣盖在棉裤外,套上军装扎紧武装带,再配上弹匣子,都快挪不动步儿了。

“得,想尿泡尿都掏不出鸟来。”张涵予自嘲道。

冯小刚从外面回来,说:“掏的出来也别尿,容易冻住塞不回去。”

爆破戏也不会太长,毕竟不可能一遍遍的炸。各部门准备完毕,导演一喊开始,爆破效果立刻把片场变成六十年前的战场。张涵予站在掩体后面,距离炸点最近。气浪力道不小,把他扑了个趔趄,腰像被撞了一下,一阵热痛。

工作人员看他捂腰,立即跑过去看情况,确认没有受伤,便把残肢血袋等道具布置好,准备下一场戏。

收工之后,张涵予在房间外面把衣服脱了抖脏土灰尘,冯小刚老远过来就看见他里面绒衣上有一小块血迹。

“这会儿就甭讲卫生了!”把人拉进屋,三两下扒了绒衣、毛衣、保暖衣,脱一层血迹扩大一块,贴身背心上的血迹已经干了,粘在了身上。润湿了衣料揭开,伤口不大,却没有看见致伤的锐物,冯小刚说:“估计是打肉里头了,去医院吧。”

下午还有别的戏,冯小刚实在走不开。等完事儿去医院,张涵予已经做完了取弹片的手术,半躺着输液,嘴里念念有词,是和刘泽水的对话。

冯小刚伸手摸摸他脑门儿:“没烧啊,怎么还说上胡话了?”

张涵予偏偏头躲开:“大军不是明儿到吗。”

“正好,明儿到了让他给你当一天护工。”冯小刚说,“你踏实歇两天。”

“别逗了。”张涵予抬头看看,“这液一会儿就完,咱俩一块儿回去。”

冯小刚心疼他,可拍摄不能停,停了就是烧钱。

冯小刚无话,张涵予开口:“这片子,中军中磊还有你,拍的有压力。其实我也有。剧组里头说是没有腕儿,可是你看看,胡军、宝强、超子、廖凡,哪个不比我出名,回头让人家一说,导演让家属演主角,有屁大点儿事儿还歇着,多不好。”

冯小刚让他说的挺心酸,可也不想再渲染,只得笑道:“觉悟真高。”

“多年接受您领导呗。”张涵予指指上头,“液快没了,叫人去。”

“嘿,这谁领导谁啊。”冯小刚假意抱怨着,颠颠儿去找护士。

冯导仔细问了伤情和吃药换药的要求,才回到病房,搀起自己心里最大的腕儿,乘着夜色赶回片场。

------------------------

预告:
片段四:吃醋

有什么梗说来听听嘛~

【刚予】夫夫片场日记(1)

雷设定!不解释自己体会!
拒绝考据!
--------------------------

片段一:分房间

谷子地和赵二斗在炮兵团的戏是在山东某部队拍的,剧组成员大多住在军区招待所。分房间的时候,张涵予不服从分配,说不能和冯小刚住一屋,要自己单住。理由是:演谷子地,多么苦的一个角色,得投入;收工以后,老两口子一块儿回屋喝喝茶聊聊天再和闺女视频一下,太出戏了。

张罗房间的小伙子正好和邓超一屋,张涵予说,你也甭为难,我不单占一屋,咱俩换换不就结了。说着从兜里掏出钥匙要跟人家换。

冯小刚哪儿答应,他可不乐意张涵予和邓超凑一块儿,回头戏外谷子地和赵二斗也生了情,真赔了夫人了;再有,过去张涵予角色小,在剧组时间也短,这次从头跟到尾,逮着机会得好好亲热亲热。龌龊想法说不出口,冯小刚冠冕堂皇道:别折腾了,就这样吧。你入戏别太深,出不来麻烦了,咱俩一屋说戏也方便。

再坚持就矫情了,张涵予点点头说:行,听导演的。

等晚上洗漱完了,张涵予拿出剧本求教,冯导无赖道:说戏可以,得潜规则一下。

最后有没有潜规则不得而知,因为大家并没有听见什么不雅的口申口今,只听见了响亮的京骂。

片段二:隐形眼镜

谷子地大部分的戏右眼都带着灰白色的隐形眼镜。张涵予是个皮实爷们儿,适应的一直挺好。

演到煤厂的一段哭戏,张涵予一下哭得刹不住车了,冯小刚也不喊停,就让他跪在那儿哭痛快了,哭半截儿憋住反而不好。

心里的苦释放了,可满地的煤渣子和烧纸钱的灰进了眼睛。到晚上卸了妆,右眼肿得跟林妹妹似的,眼珠子红成兔子。邓超打开剧本试了试张涵予视力,快跟老谷子差不多了。

工作人员赶紧带着张涵予去当地的卫生所,没大事开了两瓶眼药水就回来了。回屋躺好,冯小刚洗了手,撑开红肿的眼皮帮他点药。

本来哭就伤心又伤气,又跑医院折腾一趟,张涵予哼哼了两声药水煞的疼,就睡着了。

冯导叹声气,小心翼翼给男主角脱了鞋袜,留了盏小灯,默默坐着,等待下一次上药时间。

【刚予】文艺之家(下)(老夫老妻给您拜年啦)

雷设定不解释自己体会。


-------------------------


冯小刚表示赞同:“我看行。名字也好起,你叫冯思语,你弟弟叫冯思寒,小名狗剩儿。”


张涵予差点儿没被这爷俩的设想噎背过气:“狗是剩下了,我见马克思了!思寒思语,可不得好好思念思念我。”


冯小刚语重心长:“你要对自己的身体有信心。”


张涵予哼了声:“我对你身体没信心。”


“哎,少儿不宜了啊。”三好少年及时制止了污言秽语在餐桌上蔓延。


饭毕,关窗落锁,安置好乌克索,三人提着大包小包奔老家儿去也。


进门,姥姥正备饭,姥爷看电视,演的是收藏马未都。老爷子曾经对小儿子的择偶期待是“二都”:一是董大都,也就是改名前的董浩叔叔;二就是电视里正谈笑风生的马未都。这两位年轻人当年都和儿子要好,且为人较为稳重,文化底子也厚一点,老爷子喜爱有加,一度撮合。


结果,期待落空。就如早年对儿子成为陈景润的期待落空成离家出走的徐霞客,后来的婚事也由“二都”落空成冯小刚。


孙女儿问了姥爷好便去厨房找姥姥讨吃喝,大女儿年初二才来,偌大客厅里晾着老爷子一个人不合适,俩人乖乖作陪。


张涵予爱好古玩,这节目他爱看,跟老爸搭话道:“这一看就是假的,泛贼光,爸您看是不是?”


老爸稍感尴尬,夫夫二人心中倒十分坦然。从八零代末冯小刚和张涵予在北影厂认识,到女儿千禧之年出生,中间走了十几年。从一部部贺岁片到集结号一举成名,再到如今天命之年,又是十几年。三十年的岁月,过往的那些恋爱插曲,醋意不快,早已成为青葱回忆。


不一会儿孙女儿叼着炸货进来,吃得油光满面。


“吃货不可怕,就怕吃货没文化。”冯小刚拽了纸巾给闺女擦嘴。


“学校都放假了,我倒是想学文化呢。”小冯看过不少访谈节目,对父辈爱情略知一二,笑问:“让我爹带我跟马伯伯学习学习,你乐意吗。”


冯小刚道:“那有什么不乐意的。打入敌人内部,是制胜的奇招。”


“我爹这么有魅力,敌人未免忒多了点儿,我可打不过来。”丫头机灵,瞥了眼张涵予说,“咱俩再胡说八道,我爹可真带着他一堆古董宝贝跑了。”


“我才不跑呢。我跑了你爸才高兴呢。”张涵予说。


“高兴?”冯小刚表忠心,“你跑了我哭都没地儿哭去。”


不等张涵予回嘴,老太太招呼开饭。父母儿女围坐一桌,不忆过去,不想未来,唯有此刻值得珍惜。


-------------------------


就酱紫吧!不许考据啊!


写予叔真的是真爱奉献,没有tag没有热度和评论,还哗哗掉粉,哭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