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无回(3)

不严谨的ABO


老段水仙:袁朗x何潮生


把张海涛置换成伍六一


乱入方高


写文不考据,捉虫请温柔


------------------------


“Omega,”高刚的问题让袁朗觉得奇怪,“这么重要的信息刘浩军没提供吗?”


高刚解释道:“左脸加上耳朵和脖子都是烧伤疤痕,而且几乎没有气味……也许是烧坏了给摘了。”


怎么会没有气味。


那股好闻的信息素马上从记忆里钻出来,萦绕在袁朗的鼻尖。


潮湿,香甜,像东南亚雨后的野花。


从不怕蜂蝶的侵扰,因为他的嗅觉更敏锐,针刺更锋利。


拿裤裆顶他的,他会拿枪顶回去。


那天晚上,何潮生的气味就像煮溢了的甜粥,粘稠地流出房门。袁朗闯进去的时候,何潮生拿着一支注射器,对着泥泞的大腿根,看不出是抑制剂,还是毒品。


冷冷的枪口戳在脑袋上,让袁朗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已经凑得如此近了。


“哎你说,”高刚问道,“如果说那次死里逃生后他切除了腺体,那他哪儿来的儿子?”


“什么儿子?”袁朗不解,“他没孩子。”


“军子说,他经常到庙里烧香念佛的,祭奠亡子。”高刚比划着说,“就这么大一个罐子。也不知道多大一孩子,横不能烧出这么一大罐子舍利子吧?”


--------------------------


我说烧着脖子了就烧着了,我说烧着腺体了就烧着了!


这一更并没有新武宝宝……


双线剧情完全hold不住啊……


评论(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