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程勇x曹斌】勇哥来赛!(完结)

没有角色死亡,皆大欢喜。

不考究的ABO设定,有错勿喷。

一刷观众,没有勇气二刷,有错轻喷。

北方人,不会沪语,有错可喷。

对二零零几年的生活再现有可能有偏差,有错请喷。


-----------------


后来两人领了证,曹斌很正式的给父母姐姐以及自己的外甥——现在是儿子了——打了个昂贵的越洋电话。


曹斌先让姐姐听的电话,把大致情况说了一下,他怕老人听了受不了。老太太接过话筒,还能怎么样,儿子女儿前后脚,跟了同一个人,简直荒唐!可自己的儿子要和自己外孙的爸爸结婚,心里再别扭,也只能吞下去。


曹家爸爸倒是豁达:小斌能成个家安定下来也蛮好的,程勇那种年纪大的会疼人。再说也吃不了亏,过日子有个磕磕碰碰,雯雯那会儿吵不过打不过,小斌一拳头就解决了。


曹雯对过去的事也看开了,远在重洋,天要下雨,弟要嫁人,随他去吧。小澍接受得挺快,而且还问了一个大人都没想到的问题:“我以后是要叫舅舅爸爸,还是要喊爸爸舅妈啊?还有,他俩的孩子是我亲弟,还是表弟?”


小澍的后爸看热闹不嫌事大,推推金丝眼镜笑眯眯:“你去打个电话问问他们呗。”


小澍三岁的小弟弟听不出爸爸在出坏主意,哒哒哒跑去把平板给哥哥捧了来,还说:“哥哥,打!”天真的样子把一家人乐坏了。


其实临时标记那天之后,局里一部分人就发现了曹斌有情况。年后一上班,大家耸耸鼻子,不得了,这个全局著名的老大题竟然已经自己解决了个人问题,简直不可思议。年初开全体大会,散了会,局长特意在楼道里拦住曹斌:“小曹,新年新气象啊。对象也是咱们队伍里的吗,怎么之前没听你提过。”


“还真不是咱们队伍里的,不过,”曹斌眨眨眼,“咱们队伍的同志们都认识他。”


“都认识?”局长不解,“我也认识?”


曹斌说:“当然认识!三年前那个假药案您还记得吧?”


“记得。”


“程勇。”


“程勇?!”局长因为惊讶,重复了一遍这个普通的名字。整理了一下情绪,局长又道,“我没记错的话,他判了五年。”


“您记性真好。”曹斌恭维完了又补充,“减了,减了一半,已经出来了。”


局长算了一下,减了一半也是刚出来。人家有谈异地恋的,他们这位小曹队长真是奇人,和阶下囚谈的叫什么?里外恋?幸好局长不知道这位“药神”是他们小曹队长的前姐夫,要不然更觉得不可理喻。


“既然标记了,就要注意影响,关系要合法。”


“是,局长,肯定合法。”曹斌敬礼保证。


现在,证也领了,单位和家里也都报备了,心里轻松了不少。


程勇看看窗外的冬去春来,叹口气:“唉,我老爸要是知道了得多高兴。”


曹斌忽然想起两年前那件事,便讲给程勇听,想安慰他:“头一次给程伯伯交费,他把我认成我姐,掏出存折就要给我改口费。”


“那你叫爸了没?”


“当然叫了。”


“骗鬼。”


“真的!”


“别看你们警察天天审犯人说的是真话假话,水平不见得比我高。”程勇哼了一声,“我前半辈子最擅长的就是撒谎了,说谎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不过,还是谢谢你啊。”


曹斌倒被弄得有点不好意思:“谢什么,你别太遗憾就好。”


“钱还是要给的。”程勇拿出提前取好的钱,“之前你垫的费用,我只是算了个大概,多退少补。”


“我不要。”曹斌把钱推回去,“你留着当本钱,出了正月谋个差事。”


“我都想好了,我就找个离家近的门脸,做个安稳的营生。”程勇兴致勃勃的规划的未来的日子,“你呢,还去做你的黑猫警长,家里的事情就交给我。”


这话说到曹警官的心坎里去了,于是不吝赞美:“老程啊,你真是少有的深明大义的Alpha,你拉高了你们亚性别的整体素质。“”


程勇一脸骄傲:“我现在也是警察的家属了,觉悟哪能不提高。”


“那你打算干点什么?”曹斌问。


“要不办一所幼儿园吧,”程勇笑呵呵的,“以后让咱们家孩子到里面上幼儿园,肯定不哭不闹的。”


曹斌被孩子的话题弄得面皮羞臊。后来真的有了孩子,查办起无良幼儿园和假疫苗的案子,那更是咬牙切齿雷厉风行——那都是后话了。毕竟,他现在不仅是曹警官了,更是一个小姑娘的爸爸啊。


---------------


完结了!撒花!最后忍不住联系了一下最近的时事,希望能有像曹警官一样好警察,像程勇一样有良心的民众,使我们的世界更干净,更有爱!


关于生女儿的番外,等我玩耍回来再写,大家不要忘了我啊!!

评论(34)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