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程勇x曹斌】勇哥来赛!(10)

没有角色死亡,皆大欢喜。

不考究的ABO设定,有错勿喷。

一刷观众,没有勇气二刷,有错轻喷。

北方人,不会沪语,有错可喷。

对二零零几年的生活再现有可能有偏差,有错请喷。


-----------------


程勇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把曹斌逗得发笑:“你浴室里东西还真全啊,除了破伤风,还有什么别的医疗用品?”


曹斌的隐喻程勇当然懂,可是他没有破伤风,也没有别的医疗用品。单身几年,液体的橡胶的带电的都没再备着。


“你自产自销一下好不啦,”程勇不甘今日因为这个作罢,“你要相信自己有这个实力。”


曹斌想起昨天被自己弄得一团糟的床单坐垫,脸腾地红了。程勇还从没见过他露出这种窘迫神情,只觉得可爱的要死,便探过头去吻。那审问犯人的,会骂脏话的,叼着烟卷的嘴唇那么柔软,有烟味,有酒味,津液里还有信息素的香——就是有点扎。


“走,我给你刮刮胡子。”程勇拥着曹斌去卧室,毛衣落在过道,裤子掉在沙发边。


曹斌光着膀子坐在马桶上,程勇怕他冷,开了浴霸。暖黄的光照在白皙健美的身体上,美的像雕塑,但又绝不是。雕塑不会是饱满的、暖热的,不会有令人心痛的伤疤,也不会生动的伸展着手臂,揪着他的保暖秋裤松紧带发出嘲笑。


“你松开,坐好。”程勇拿起剃须泡沫,均匀的涂在曹斌脸上,“再笑,给你刮破了相。”


“你想打击报复是吧,还是我自己来吧。”曹斌没享受过这种待遇,有点不自在。


“别动!好歹比你多刮几年。”剃刀顺着下巴的线条滑动,渐渐露出青白的皮肤,程勇念叨,“年纪轻轻,邋里邋遢,多几根胡须坏蛋还真能怕你不成?”


硫磺皂味道的温毛巾擦净余沫,一张年轻温润的脸无辜的仰着,程勇简直不好意思拿自己那张酒足饭饱的嘴去吻,挂了毛巾直接去刷牙。


“那我也刷刷表示对你的尊重呗。”曹斌管他要了新的牙刷,三横三竖的刷起来。


灯光在浴缸的水里晃着,程勇的手在曹斌的背上搓着。旖旎缱绻的戏码,被中年人演绎的格外刺痛。曹斌背朝外坐在浴缸沿,程勇搬了个板凳给他服务。


曹斌被搓的龇牙咧嘴:“你一会儿急得跟疯狗似的,一会儿又刮胡子刷牙搓后背的,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


“这不是循序渐进嘛。”程勇拿起花洒冲掉污渍,水流顺着肩膀滑到背沟,冲冲[月殳]缝又转回脖子,温热的急流来回扫着,染红了肌肤,撩动着不懂不谙风月的人。关了花洒,程勇说:“你进去泡泡。”然后脱掉小便裆马上就要失守的保暖裤,跨进水里去捞快要化在水里的曹斌。


曹斌一直以为那些爱情动作片之类的对亚性别差异做了夸张处理,但是现在看来,差异确实存在。排除水中折射的误差,程勇那玩意儿实在有点儿吓人。


“要看赶紧看,”程勇开着黄腔,“一会儿就看不见了啊。”


曹斌用眼神指了指那里:“你还说要循序渐进,这叫循序渐进啊?”


“你这么说,我该认为是恭维吗?”程勇来到曹斌背后,抱着他一边[舌忝]着昨天没尝够的腺体,一边把手没入水里,寻他的[禾必]处。本就未退的[忄青][氵朝],刚才一系列的抚触,加上现在直击要害的攻势,使曹斌一下子绷紧,接着,变得更比水还要湿还要软。


手指[扌蚤][舌刂]着[氵显]热的地方,那里先是紧张的缩紧,而后在快乐的诱惑下打开门户,并热情地以琼浆招待不速之客。不速之客逐渐增加到了三位,它们喝多了,在里面大发酒疯。


程勇的手臂来回[扌由][云力],把水面拍出有节奏的响动,水声和着曹斌[口耑]息,回荡在密闭的空间。曹斌害怕了,他怕溺死,怕失控,怕身体被弄坏,怕神经会爆炸。他闭紧了眼睛,脚踩着浴缸的底借力[扌廷]起腰,膝盖像两座遥遥相对的雪白的岛,在大海里漂浮。


然后,岛沉没了。曹斌反弓的身体又倚回程勇的肚皮上,四条腿在水里胡乱搭着,浮力让他们贴的没那么近,但水让他们觉得暖和又亲密。


程勇揽着他侧过身来,安抚着,像昨晚那样等他缓和下来,同时又毫不掩饰的把他抱得那么近,以致于可以在他的[月土][月齐]和[月退][纟逢]里磨蹭。


他捋了捋曹斌的头发:“走吧,去床上。”


--------------------


竟然二更了!今天太超负荷了!虽然车只开到一半,但我需要鼓励!

评论(39)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