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程勇x曹斌】勇哥来赛!(5)

没有角色死亡,皆大欢喜。

不考究的ABO设定,有错勿喷。

一刷观众,没有勇气二刷,有错轻喷。

北方人,不会沪语,有错可喷。

对二零零几年的生活再现有可能有偏差,有错请喷。


-----------------


程勇说完恨不得马上抽自己几个耳光,过去他犯浑打老婆,小舅子就两倍揍回来,这回居然敢把色主意打到人家头上,看来是皮痒痒了。这要是管不住这张嘴,一口真咬到人家腺体上,不管按[忄生]骚扰还是按袭警处理,他砸砸嘴里的香味儿就可以直接二进宫了。


反观曹斌这边,对这个提议倒没什么明显的反感。原来他也有忘记吃抑制剂或者热[氵朝]提前的状况,有时正蹲点排查,忽然来了征兆,仗着身边Alpha多,便扯开领子迅速来个临时标记,再糊个腺体贴就算完事。办公室里若是哪个Omega带了别的气味,总会遭两句调侃,诸如又和谁风流去了,是不是要发喜糖了之类。唯独曹斌,身上带的味儿跑不出身边那几个兄弟,经常一起出任务的警员就讨价还价:队长,给我们办个积分卡呗,服务一次倒休一天,集齐五次凑一周年假。局长也为他这个大龄青年着急,可人家曹警官自己不着急,谁也没办法。


可是之前曹斌接受临时标记都是初起阶段,打着工作的旗号,端着队长的威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可这次他已经从里到外全都津湿绵软一片,很久没有这种体验,不适不安一起袭来,他才发觉根本不是自己有多强大,而是以往有药物的加持,自己太过小瞧了生理反应的厉害。


程勇见曹斌受伤小兽一样警惕又脆弱的神情,怕他生气又怜惜他难熬:“当我没说,我马上走。”他说完转身就走,他不想曹斌看不起他。


“你给我站住。”曹斌低喝道。


程勇收住脚步住,但不敢回头。曹警官只让他站住,可没让他干别的。


刚刚喝下去的凉水转化成催人热浪和一大波体[氵夜],势不可挡的顺着腿流下来,把睡裤和拖鞋都弄湿了。曹斌被这濡热的黏[氵夜]和楼道里的凉风夹击得烦躁不堪,甩掉湿哒哒的鞋子,光着脚把地上的水瓶踢得老远。


楼道里的味道越来越浓,程勇也顾及不了许多,捡起飞过来的拖鞋和水瓶,折返回去,一把把曹斌搡进屋内,反手把门带上,狠狠落了锁。


“小赤佬,耍脾气也要分分时候!”程勇还来不及继续苦口婆心语重心长,就被一屋子的迷魂香撞昏了头。他把香味的源头按坐在沙发上,拨开颈后汗湿的头发,[口允]咬上去。这地方娇嫩,得忍住撕咬的冲动,拿牙尖轻轻咬开来,涎液慢慢喂进去,等那股香染上自己的味儿,再仔细[舌忝]干净血渍口水,把温热的鼻息扑在上面,帮他愈合,陪他沉醉。


在曹斌意识里,临时标记不是这种感觉。临时标记应该像医生给他打得麻药或止疼针,刺痛一下,然后药液推入,静待起效,然后不适平复下去,就算完事。而现在他整个人都瘫软在沙发上,被人从后背拥住,噙着脖子,浓烈的信息素涌进来,弥漫全身,神经震颤着陷入极乐。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发出失控的声音,也许有,也许只是喘息。


曹斌屁[月殳]底下的那块沙发布浸了一大片湿渍,程勇厮磨间裤子也遭了秧。程勇看他差不多缓过来,将人扶起来:“你去洗个澡,我收拾一下这里。”


曹斌头一次这么失态,羞耻的不行,赶紧钻进浴室。


程勇拆了沙发套,又捡起卧室散落的衣服和几条擦湿的毛巾,一股脑扔进洗衣机。再把厨房餐桌上的餐盒酒罐收了收,刚才还脏乱差的房间马上规整了。他这才发现,没了垃圾,这间房里东西少得可怜。打开冰箱,还好冷冻室里还有两袋速冻饺子,煮煮还能垫垫肚子。


-------------------


鲜美多汁灌汤饺曹警官请食用~快用红心蓝手小绿评鼓励我二更哦~

评论(36)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