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程勇x曹斌】勇哥来赛!(4)

没有角色死亡,皆大欢喜。

不考究的ABO设定,有错勿喷。

一刷观众,没有勇气二刷,有错轻喷。

北方人,不会沪语,有错可喷。

对二零零几年的生活再现有可能有偏差,有错请喷。


-----------------


曹警官一向以警局为家,自己的小窝里备的抑制剂早过了期,可供缓解的小道具?那就更没有。可是告诉一个被关了快三年的Alpha他需要抑制剂或者[忄青]趣用品,那不是羊入虎口么。几波热[氵朝]过去,他现在跟炸油条的面团一样,滑腻腻一滩,估计连个老太太都打不过。


“你怎么不说话,需要我帮忙吗?”程勇有点担心,但那边挂了电话。他琢磨了一下,还是决定去曹斌那边一趟。保不齐这小子又是生病了受伤了还想瞒着,原来就因为这个把小澍外婆气得不行。


趴了三年的车子维修完还没来得及去车管所车检上险,现在也顾不得了,开在春节空旷的路上,直奔曹斌那去。


到了门口,程勇就闻到若有若无的萦绕着淡淡的气味,和曹雯的味道很像。那熟悉的香气闻起来令人安心,而显然没被标记的纯净气息又那么撩人。猜得出,门里面独自发[忄青]的Omega信息素已经炸了锅。


程勇按了门铃,过了一会儿才传来脚步声。


曹斌浑身都是汗,腿上是黏糊糊的体液,似乎把腿都拖得重了。步子挪都挪不动,每动一下,浑身都[每攵]感得要命,连带得体内也[马蚤]动不已。抑制剂用久了,若是一次不用,身体本能就会来个猛烈反扑,让你知道知道之前潇洒的代价。


“哪位?”其实想也不用想,谁会不吃年夜饭来敲门。


外面程勇听见里面终于回了音,问道:“你还好吧?你要什么和我说,我买了给你放门口。买瓶药,再给你搬箱运动饮料好不啦?”


“行。”曹斌应了。心说要是再来根嗡嗡嗡就更好了,不过这话他死也说不出口。


程勇得了应允二话不说就去买东西,到了街上才发现几乎所有的店铺都过年歇业,药店歇了,小卖店歇了,成人用品也歇了,最后没办法跑到医院挂急诊,又不给开抑制剂。


最后程勇只得把车里的半箱矿泉水搬出来,搬到门口,他拍拍门气喘吁吁朝里说:“也难怪你总瞧不起我没用,跑了一圈什么也没买来。这有几瓶水我放门口了,你最好烧烧热,多喝点水。吃东西了吗,要不我把菜给你送来……”


曹斌忽然觉得自己挺倒霉的。大过年的,父母至亲远在海外,好不容易有个蹭饭的地方,抓个嫌疑人自己还把弄成这个样子,红烧肉吃不成也就算了,现在连抑制剂都吃不到,也太惨了。


“作孽哦!”捶了捶床板,曹斌一声长叹,披上外套去拿水。


程勇听见开门的声音,来不及退避三舍,信息素就往鼻子里钻。他赶紧拿围巾捂上口鼻:“哎,你等一下,你先关上门,我跟你说我这个人意志力不坚定啊。”


“我想吃肉,我想吃饺子。”曹斌苦着一张汗涔涔的脸,委屈巴巴拿起一瓶水,可手里沾染的滑腻让他拧不开盖子。“册那NB!”骂完,又觉得跟讽刺自己似的,气得他把瓶子扔到一边。


程勇捡起滚到一旁的水瓶帮他拧开,看曹斌咕咚咚一口气灌下去,看来刚才那波热浪耗掉他不少水分。


“那你先回屋里去休息,开着门不安全,也容易感冒。”程勇捂着脸,小心翼翼的建议,“你等我回去把菜热热,给你装好拿来,你这样不吃东西也不行。”


曹斌看着程勇那副正人君子的样子,有点儿难以想象当初他姐是被这么个人生米煮成熟饭的。他转念一想,狗是改不了吃屎的,应该是自己的问题。也是,任哪个[米青]虫上脑的Alpha也不敢对一个动辄老拳相向的Omega铤而走险地耍流氓。


“要不,我给你来个临时标记?”迷人的信息素钻过羊毛纤维进入了程勇的脑子里,让他口不择言。


---------------


二更达成!我觉得打全垒确实有点操之过急,好饭不怕晚,车会有的!期盼大家的红心蓝手小绿评!


评论(22)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