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六三】老伴儿(中)

新春贺文~~

雷设定不解释自己体会。


-----------------------------


叠好了樟脑味儿的呢子军装,俩人旧时的心绪也垫在箱底——毕竟小辈儿的感情都有了归宿,老的犯不着还多愁善感。


收拾了柜子,擦扫了屋子,换洗了衣服床单,张晓波和谭小飞举着糖葫芦回来的时候,院儿里满是洗衣粉的淡香。张学军和闷三儿这会儿正一个屋里一个屋外,隔着玻璃对嘴哈气擦玻璃。


晓波环顾一周,感慨道:“没想到我爸还是把做家务的好手。”


“好不容易有个安稳家,过个好年。”张学军擦去玻璃上的灰尘,眼前的闷三儿和窗外的青年都鲜活无比。


谭小飞太明白什么叫安稳家了。豪奢的家,权贵的家,都不是安稳家——他觉得自己比父亲幸运。


“咱也长点儿眼力见儿呗,做饭去。”张晓波拍拍他说,“给我打下手。”


谭小飞自知厨技为零,笑道:“分工非常合理。”


张学军支使闷三儿抢在俩小的进厨房之前拎了暖瓶出来。过会儿再想进去兑热水涮布,非得让他们晃瞎了眼。嗨,谁还没年轻过!


自家自店就是任性,酒吧挺早就歇了业。晓波账目迟迟没理,工夫全叫约会花了去。平时爷儿仨的饭做的简单,不知是佳节将近,还是佳人作陪,正经四菜一汤上桌,颇有卖相。


大厨端菜,闷三儿盛饭,小飞分筷,张学军斟着小酒酸溜溜道:“这个标准的伙食,上一次出现是在小飞自首头一天,你做的那顿。”


“夸张了啊。”张晓波有点儿不好意思。


谭小飞心里受用,嘴上却跟着挤兑:“吃完了我再想想自己还犯了什么事儿,明儿好上派出所自首去。”


闷三儿一看小飞打岔,赶紧帮张学军把舵掰回来:“去什么派出所,你俩有闲工夫儿去趟民政局得了。”


“哎!还是你三叔主意正!”张学军恨不得举双手双脚赞成。


---------------------


说实在的,我真想知道去年此时,三叔的父母,两个耄耋之年的知识分子老干部,在新春佳节之际,得知自己冒出个快六十的儿婿,是个啥心情……


评论(1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