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福绥境》冬至篇(5)

予叔群像,不打tag,看不看得见全凭缘分……

发个开篇的链接:

http://amateurgrey.lofter.com/post/1d03cfbe_69feb59


再打个广告:老炮儿同人《齐活》,是坑慎入:

http://amateurgrey.lofter.com/post/1d03cfbe_9693ede


如有bug,拒绝考据。

雷设定,懒得解释,雷着活该。


------------------------


林九睡得浅,一听见动静儿就醒了。可算见着东家,林九忙不迭起来要给赵明看房间各处的装修情况,又从包里掏出一大卷子的合同单据要逐一给赵明解释。


“咱先吃饭去行不?今天我失约,我请你吃饺子。”赵明才不想看这堆纸,“还是楼下那个小馆,改日请你吃好的。”


林九本还要掏甲醛测试仪,听了赵明的话也只好作罢,推辞一个回合,便收了东西跟着下楼。


高级住宅区周边的设施齐全,品质也都高大上,但也不光只有阳春白雪,也有下里巴人。这些小商铺小饭馆,往往在这些高楼大厦拔地而起之前,就为了满足农民工的需求应运而生了。比如这间受了着赵老板青眼的小饭馆,入夏天便贴上“新添冷面”“烤串啤酒”,冬天便改了“八宝粥”“手工大馅水饺”。


两人点了一斤饺子,凉菜若干,一人一瓶小二。等菜的功夫林九又开始汇报工作。


“我说林九老弟,”赵明语重心长的说,“你说,我放着那么多装修公司不找,找你这么个个体户,不就是因为你租了我们家老爷子的房,咱们有缘嘛。这房子前前后后折腾这么久,看得出你人品实在,我有什么不放心的。”


刁巧的客户林九见的多了,光受气不受不信任的经历也不是没有。比起两眼一闭大撒把的赵明,之前罗茜那种挑剔再三才是正常版本,所以还真有点儿不适应。


林九拧开酒瓶,给两个酒盅满上:“我敬您。”


“山东喝酒的讲究可多啊。有一回跟一胶东老总喝,差点儿没壮烈了。”赵明端了酒盅笑道,“当你们山东姑爷可得有好酒量。”


林九说:“也不是都能喝。我姥爷和我爹都没我娘能喝呢。”


“看来你爹是冲着老丈人找的媳妇儿。”赵明一仰脖儿干了。


一瓶小二根本喝不醉人。主雇俩吃喝完,清清醒醒的把房子验收了,款项结算清楚——从头至尾赵明也没听见林九说到年底不租房了啊?


在老爸老妈那儿吃完了冬至饺子的赵明,又把吃立冬饺子那天晚上的事儿回忆了一遍,然后掏出手机给中介打电话。对方说林九六个月的租期确实即将告终。赵明拍拍脑门,这些琐事确实太少挂心,随即和中介谈好撤租收房的时间。


屋里原有的物什不少,可人搬走了总归少了点活气儿。赵明掂掂钥匙锁上门,打算到派出所拿个弯儿,和吴志国他们扯两句闲篇儿。


赵明刚进派出所,就看见出入境窗口前站的人不正是林九?


赵明问道:“交房不见你人影儿,怎么跑这儿来了?”


“赵老板?”林九捏着一叠手续材料解释道,“最近认识了一个广东工头,招工去香港。我答应你的保修还算数,”林九掏出一张名片递过去,“要是有什么问题联系这个人就行,我和他说好了。”


“成。”赵明接了名片道,“路子牢靠就去闯闯,挺好。”


----------------------------


“冬至篇”就到这儿吧~如果喜欢看赵总林九,以后会写个“香港篇”~~~

评论(7)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