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方高】票戏(上)

没文化没见识,但是拒绝被考据。和电影情节、专业知识、生活常识不符之处,请视而不见。

-----------------


伤没好利落的高刚,在昆明的医院里陪着没死利落的方新武,过了将近两个月才一起回的北京。


七月的京城热的可以,人们都穿得清凉,方新武脖子上的疤痕挡是挡不住了,就那么狰狞的露着。


老城的人,爱是非,可又那么善良。李大妈对下楼晨练的方新武指指点点,教育自己的孙子:“瞅见没有,玩儿火烧的,看你还淘!”


等暑假一放,高刚直接把闺女接了来。非法同居蹭吃蹭喝的方新武觉得不合适要走,被小姑娘的激萌摇手杀留了下来。


高刚那颗离开英雄岗位后空落落的心,被小闺女和小男朋友填的满满当当,日子过得倍儿滋润。不过贝贝老早就报名参加了夏令营,到了出发的日子,高刚再舍不得也得按时给闺女送到学校集合。


孩子走了大人亲热起来方便许多,高刚一回家方新武就看出老先生不痛快,赶紧伸长了胳膊搂上:“火车还没出西客站呢,就想成这样了?”


“我想我闺女犯法啦?”高刚话横着出,“瞧你内德行,我闺女刚走你又鸟巴就翘上天了,告儿你,不给扌喿!”


方新武冤得慌:“我这不是想力所能及的帮你找点乐子嘛。”


“不用,我自己有乐儿找。”高刚说着就要走。


“喂,警察叔叔,”方新武拉住他,“去夜店黄赌毒可不行哦。”


高刚敲敲表盘:“现在是上午十点半,黄赌毒还没上班儿呢。”


“那你干嘛去?”


“会骑车吗?”


“会。”


“会带人吗?”


高刚骑着自己凤凰牌的老二八,后边带着方新武,一路晃晃悠悠奔了虎坊桥。


方新武大长腿屈得高高的,脚跟小心翼翼踩在后车架子的螺母上,脑袋靠着高刚的背,胳膊环着高刚的腰,嘿嘿嘿的傻笑。


高刚回头道:“还嫌我不累是吧?松开。”


方新武说:“等我学会也载你哦。”


高刚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你还是先学学普通话吧。”


自行车拐进一条胡同,停住了。


“卤煮?又是什么黑暗料理?”在磁器口被豆汁儿虐过一次的方新武有点儿怕。


“炖猪内脏。”高刚言简意赅,方新武闻风丧胆。


锁好车进了店,高刚熟门熟路的点了两碗卤煮,半斤包子,拿了小票等餐。人不多,方新武选了一张不那么脏的桌子,换了两把稳当点儿的圆凳,坐下等着。


高刚放下托盘,看方新武一脸嫌弃的掰筷子,笑道:“你也是在恶劣环境里经受过考验的,怎么这么娇气。”


“此一时彼一时嘛。”方新武嘬着嘴,小口啜着汤。


高刚期待的看着他:“怎么样?不难吃吧。”


方新武尝了几口,点点头:“还好。”


“不爱吃就吃包子,别勉强。”高刚干了半碗才顾得上说话,“上一次吃是零八年,我都怕这儿拆迁了。”


方新武看得出高刚是真好这口儿:“所以你说找乐子就是吃这个?”


高刚含混着说:“正格的在后头,吃完带你去。”


“别卖关子了,告诉我呗。”


高刚问:“刚才路过工人俱乐部还记得吧。”


方新武点点头。


“它北边一点儿有个湖广会馆。”


“湖广会馆?黄飞鸿电影里的那个湖广会馆吗?”


“没错。”


“那儿有什么好玩的?”


“票戏。”


-------------------


啰啰嗦嗦这么多刚到正题儿……就当歌颂一下宣南文化吧……

易容高手给男朋友勾脸儿是不是很带感!

评论(1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