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龙獒】甜蜜的事业番外 之 东京(下)(非ABO生子)

腐托帮,非ABO生子,自行体会不解释。

本人不是球迷不是粉,写文拒绝被考据。

勿扰真人,重要的话就说一遍。


--------------


当初结婚置办东西,书房里搁了俩展柜,一个放俩人的奖杯奖牌,一个放马龙的宝贝手办。圆圆会走以后,俩人很有默契的把柜子都腾个干净。一是怕她乱动,碰坏东西或是伤着自己。二是孩子渐渐懂事,当爹的还是低调点儿为好,这种外露的年少轻狂该收一收了。


可是电视里经常直播转播各项乒乓比赛,上面总有马龙的身影。圆圆还不太会说话时,就会在颁奖仪式的时候,指着电视说:“爹!牌!”


东京奥运前夕,电视重播里约奥运的经典集锦,其中就有科龙大战那一场。里约之后张继科鲜有重要的赛事,自然很少在电视上出现。圆圆看见惊讶又兴奋,对坐在左右两边的当事人喊道:“爸爸,是爸爸呀!爸爸在和爹爹打比赛!”小姑娘看不懂,过了会儿就急着问:“谁赢了?”


“我输了。”张继科对女儿说。


圆圆问马龙:“爹爹是冠军?”


“嗯。”马龙点点头。


圆圆也点点头,满意的说:“幸好爸爸没输给别人。”一句小孩儿话,不知怎么的,弄得俩大人心里五味杂陈。


是啊,幸好只是输给了你。


赢了你,就赢了全世界。


张继科和马龙的目光在圆圆头顶的空气里相遇,把所有过往交汇成爱意,把彼此,还有这个懵懂的小家伙都笼罩其中。


后来,在姥爷的乒乓球启蒙教育之下,圆圆愈发对自己双亲的赫赫战绩产生好奇,终于看到了藏在柜子里的那几盒子闪闪发光的精美金属。


姥爷拿打麻将的思路教孙女儿,把马龙和张继科世界杯世锦赛和奥运会的奖牌码好,说道:“看见没,这三种凑齐了,就胡了。”


圆圆见过大人打麻将,说:“少一个,就胡两次。”这个印象一直留在圆圆的小脑瓜里。


马龙捏掉圆圆嘴角的米粒儿说:“如果爹爹能赢,就送给爸爸。”


张继科㧟了一大勺饭填进闺女嘴里:“行了行了,快吃。别给你爹施加压力了,他心重。”


刘国梁捧着饭盒从旁边那桌溜达过来,笑呵呵的说:“今年圆圆是总教头,给马龙选手下了死命令,刷。”


许昕也被圆圆萌得不成:“我也想要闺女爱的鼓励。”


“快着,过去给你许叔叔一个祝福的永抱。”张继科把最后一口饭喂完,抱圆圆下椅子,“明天你自己吃啊。”


单打半决赛打得不轻松,最终是三十岁的许昕和三十二岁的马龙争夺金银。离双满贯仅一步之遥的马龙,更加理解四年前张继科的感受。这四年来,他所承受的不比当年被伤痛折磨的张继科少。何况,若是失利,再战的可能太小太小。


“爸爸,开电视!”圆圆催张继科,决赛马上就开始。


“来了。”张继科开了电视,和闺女一起看比赛。小孩儿看不懂,张继科呢,居然有点儿不敢看。


许昕球路仍然缠人,师兄弟俩人胜负交替,局势胶着。张继科本来就看得揪心,解说还一个劲儿的搓火。把马龙许昕的同门故事,张继科携女保障后勤,刘国梁卸任后的人员变动说了一溜够,最后连许昕会不会和上届一样赛点失球的狗屁话都说了,气得张继科要摔遥控板。


奥运赛事,是国家的荣誉,是运动员的事业,不是茶余饭后的谈资,当然,也不会沦为他和马龙的山盟海誓儿女情长。


比赛在第六局结束,马龙获胜。马龙举起比着“V”的双手,向全场致意。


“恭喜马龙,怎么样,双满贯以后还平静吗?”记者还记得马龙在里约夺冠后的淡定。


“确实,心情还是非常激动的,”马龙抹着汗说道。


“不过我看你还是挺克制的。里约夺冠以后你比了个心,那刚才的手势是什么意思?”


“含义还是挺多的。一个意思是胜利,另一个意思是双满贯。”马龙看向镜头说,“还有,我想说:谨以此牌献给我的爱人张继科。他没有来现场,但是我回去会给他戴上这块金牌,因为在我心里,四年前他已经创造了双满贯的奇迹。”


“回去打算怎么庆祝?”


“临回去前看能不能带闺女去趟迪士尼。”马龙答完就被工作人员带去领奖台了。


电视的那一头,张继科被感动的够戗。圆圆听不懂马龙的话,只是激动得手舞足蹈,脆生生的喝道:“爸爸,胡啦!”


------------本番完------------

评论(37)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