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龙獒】甜蜜的事业(31)(非·ABO生子)

腐托帮,非ABO生子,自行体会不解释。

本人不是球迷不是粉,写文拒绝被考据。

勿扰真人,重要的话就说一遍。


!!生子描写,注意避雷!!


---------------------


傍晚时分,马龙下了飞机边等行李边给张继科发信息,却没及时收到回复。


张继科自然回复不了,那会儿他正叉着腿接受指检。被疼痛折磨惨了的张继科不但顾不上看手机,也早已顾不上矜持。一个灌了肠插了导尿管的产夫,还谈什么矜持。


马龙又拨了他的电话,也没有接听。惊觉不对头,赶紧打了家里座机。听老妈说了情况,便立即托队友暂管行李,自己奔了医院。然而京城的晚高峰堵得惨绝人寰,马龙恨不得安对翅膀飞过去。


张传铭给儿子喂水,说道:“刚来电话了,马龙一会儿就到。”


张继科刚挨过老长一阵疼痛,冷汗涔涔地说不出话。疼痛的间隙变得很短,水咽下去,下一轮又要开始。


“操……”被疼痛激出来的喊叫又被疼痛噎回去,腰像是要被坠断了一般难捱。张继科这会儿脑子发蒙,说不清是自己低估了产痛,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力。


“疼的厉害了可以试着跪起来。”球迷大夫知道他有腰疾,建议道。


于是马龙进门时看见的就是张继科四脚着地一脑袋扎在枕头里叫痛的惨相。


“继科……”马龙无从下手,轻抚着张继科紧绷颤抖的后背。


似乎漫长到地老天荒的疼痛终于告一段落,张继科颓然倒成侧卧。挂着生理泪的眼睛看了一眼马龙,千言万语终于化成一句沙哑的:“先洗手。”


马龙对洁癖的产夫哭笑不得,不过也明白此时洁净的确重要,便听话去清洗手脸。甩着水珠回来时,张继科又疼起来,马龙陪在一边不知所措,想把卫生合格的手递给他握,却又觉得还不如病床护栏趁手。


张继科捏的泛白的指节终于松开床栏,缓过气说:“爸,马龙来了,你回去休息吧。”


待产室里本就只允许一人陪护,小两口也自在点儿,张传铭便道:“我先回病房,有事儿打电话。”


“爸辛苦了。”马龙起身要送,被张传铭拦住。


老丈人说道:“这几天你也不轻省。今天你是双喜临门,累也高兴。不过高兴归高兴,可得记着谁最不容易。”


马龙点点头:“我肯定照顾好他,您放心吧。”


送走老丈人,马龙回到床边,趁他不疼喂水说话:“多长时间了?白天隐藏挺好,我都没听出来。”


张继科看见马龙情绪轻松了些:“上午没这么要命。我以为你明天才能回来。”


“那我得后悔死。”马龙擦擦他额头上的汗,“怎么不打止痛?”


张继科刚想解释,话就被一阵剧痛生生截断,下头随之涌出温热的水来。心知时候到了,对马龙说:“叫大夫……”


张继科独自进了产房,马龙被拦在外面。大夫身为一名合格的球迷,见到心爱的球员终于来到眼前,怎么能不提供便利成人之美,带马龙做好消毒就给带入产房。


“你怎么进来了?出去出去!”张继科四敞大开的躺在产床上,狼狈不堪,实在不想让人看见。


马龙不管,径直坐在床边。他虽然知道自己无法感同身受,无法出力分担,但是他知道自己必须在这儿,就像以前每一次比赛那样,孤军奋战,却有人相伴。


阵痛绵密几乎强直,张继科无暇其他,只能跟着助产士的口令呼吸用力。分筋错骨的疼痛让张继科恐惧,而即将到来的新生命让他勇敢。这个世界上将有一个小生命从他的体内诞生,成为他的血肉至亲——也是马龙的。


张继科循着本能和耳边渐渐模糊的号令,推挤着孩子抵开自己的骨骼滑入肠道。过度的压迫已使疼痛变成麻木,胎头的移动又把疼痛唤醒……直到最后一次推挤,巨大的贯通感结束了苦难。


“继科,是女孩。”马龙的声音和娩出胎盘的痛感把张继科从恍惚中唤回,让他终于明白过来,耳边可怜的哭声来自他新生的女儿。


-----------------------


终于生了!狗哥辛苦了!明天该喂奶了,羞羞哒……


评论(35)

热度(3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