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龙獒】甜蜜的事业(30)(非·ABO生子)

腐托帮,非ABO生子,自行体会不解释。

本人不是球迷不是粉,写文拒绝被考据。

勿扰真人,重要的话就说一遍。


!!生子描写,注意避雷!!

---------------------


张继科一觉睡到快四点。小护士进房扫腕带,值班大夫随后进来,照例问问情况。


“昨晚发现出血是吧,这样,”大夫支使小护士拿来表格,又教给张继科怎么填,“从现在开始,如果觉得疼就记下时间和时长,形成规律了再叫我,不用紧张。”


张继科把附着表格的塑料板戳在床头,去厕所放水——这次业务熟练的多,没有报废。从厕所出来,看见老爸正在往家打电话,问老妈各种注意事项。


过了会儿,老两口隔着电话呛呛起来:“你来干啥,我怎么了,我当初没照顾好你?行行,你自己跟儿子说……”张传铭把电话塞给张继科。


一听就是老妈不放心要来,张继科赶紧劝说:“妈,我挺好的,每天都来送饭,哎你可别来,多不方便,马龙后天回来。没呢,大夫说早着呢……”张继科耐着性子,絮絮安抚了母亲。


挂断电话,又快到晚饭的点儿。张继科觉得自己今天一天什么都没干,除了吃就是睡。前两天还总下楼去医院的花园里遛遛,或者楼上楼下的走走,探探待产室和产房的路。今天不敢再乱动,可又不能不动,只好在屋里转转。


看得出张传铭也有点儿紧张,张继科觉得挺逗。一边拿余光欣赏一贯强硬的老爸坐立不安,一边拿手机和马龙聊天——当然不能和他提及目前状况,身为一名前运动员,要专业,可不能干后院起火动摇军心的事儿。


“别聊了,早点儿休息。”张传铭熄了自己那半边的灯,“有事叫我。”


张继科白天睡得多,眼下虽说还没正式发作,可毕竟心里没底,自然是睡不着。不知干躺了多久,刚有点儿犯迷糊的时候,一阵绞痛从腹底漫上,又很快的退去。


张继科慢慢吐口气缓了一下,抬手拿起床头的表格,借着手机的示数和亮光,填了第一行。


张传铭醒来的时候,张继科正惨白着脸填表。像小时候试体温一样摸了摸儿子的脖根,发根底下湿漉漉的,显然疼了有一阵子。张传铭找出花镜戴上看歪歪扭扭的记录:“叫大夫来吧。”


张继科点点头,知道该换地儿了。


转战待产室,单间已经没了。张传铭和院方商量半天,才争取到一间双人间,目前另一张床没人占,但如果床位紧张,也不保证没人进来。张继科倒没意见,有个难兄难弟陪着也不错,对方要是个耐不住疼的,他也不硬撑着当江姐了,跟着哼哟几声不显得太丢人。


大夫过来问带不带镇痛,张继科一听就给否了。理由是打封闭打够了,不想再往腰眼儿里扎针。过去打比赛,腰疼上不了场,这会儿是生娃,疼也认了。张传铭老辈人想法,总觉得注射麻醉剂不好,也不赞成。


大夫是个球迷,好言相劝了几句无果,帮他戴好监测,说顶不住再打吧。


拿定主意剩下的就是忍,球赛时间到了,张继科照常开电视,跟老爸一起看比赛。疼痛加剧,频率也密了。一阵疼缓过去,再看电视,大比分变了都不知道。


比赛很快结束,球迷大夫可能是个对张继科爱屋及乌的马龙粉,马龙夺冠心情太激动,又跑到病房来,借检查之故,想和张继科一起分享一下喜悦的心情。然而张继科此时自顾不暇,连祝贺的信息都是趁疼痛间隙发的。比赛虽然结束,可是又怕马龙知道了路上心急出事,还是按下没说。


午后马龙发来一张飞机舷窗的图片:晚上见,替我和宝贝say hello哟。


say你妈B哈罗!张继科已经七荤八素,撇开手机大骂。


-----------------------


今天还是没生,明天肯定生!


评论(104)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