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龙獒】甜蜜的事业(27)(非·ABO生子)

腐托帮,非ABO生子,自行体会不解释。

本人不是球迷不是粉,写文拒绝被考据。

勿扰真人,重要的话就说一遍。


---------------------


为了保证张继科的午睡质量,剁馅儿的惩罚被予以缓刑,直到孕夫大人睡好了,年夜饭的准备工作才得以继续。


上午龙妈已经把五花肉用调料抓好,白菜的叶和嫩心留下,老菜帮被腌成朝鲜风味的泡菜——马龙爸妈前两年到延边旅游得了秘方。


马龙切葱姜末儿,弄得眼泪鼻涕一大把。张继科在旁边,一边咯吱咯吱捏泡菜吃,一边抽了纸给马龙抹泪揩鼻涕。


“我怎么觉得自己跟小护士似的,”张继科说,“只不过人家大夫一偏头说擦汗,你是擤鼻涕。”


马龙给葱姜撮了堆儿,放进肉里:“有你这么伺候主刀的小护士吗?满纸都是你手上沾的辣椒,越擦我眼睛越辣的慌。”


张护士的职业操守受了质疑,辩白道:“天地良心,我两手分工明确,红是红白是白,不信你去纸篓看,每张鼻涕纸都是清白的。”


“去去去,谁看那个。”涕泗交流的症状缓解,马龙细细的切了白菜丝,转过方向改刀。打球的好手切菜也是刀刀精准,眨眼功夫菜板上满是细小的菜叶碎片。


张继科拈了盐撒在菜碎上头,析出的水分使菜叶更加服帖,马龙操刀剁得起劲,菜板上汁水横流。虽然知道营养流失,可为了和肉在一起能有黏腻口感,不至于稀汤淋漓,不得不如此。


就像组建家庭,那些煞出去的水分不仅是某一人的失去,更是两个人的调和,再配上些火辣的小葱花,也许会伤心流泪,但这才是生活。


张继科不是没有想过未来孩子由老人来带,他和马龙去全身心投入到事业中去,可是他也明白,这对老人对孩子,都不是最好的选择。如果有人要当甘于牺牲的大白菜,就让自己来吧。


马龙忽然停了手:“你在这儿会不会吵着小的?一会儿给它招起来,你又该难受了。”


“我是个通情达理的房东,允许房客自由活动。”张继科还在锲而不舍的吃着泡菜,嚼着说,“租期就剩一个多月了,它开心就好。”


马龙被他的比喻逗乐了:“这个房客不好,老私自扩建,都快把承重墙挤坏了,赶紧让它搬走。”


张继科明白马龙总在担心他的腰:“我好着呢,它要是不扩建才麻烦了。”


马龙知道张继科会为自己坚持的事儿付出多少,也不再多言,换了个话题:“辣齁齁的东西,少吃点儿。”


“吃点儿辣的,增加生闺女的几率。”张继科抱着泡菜不撒手。


“歪理邪说。”马龙挤走菜里水分,放进肉馅里,准备包饺子。


爸妈已经准备好了面剂子,一人擀三人包,一会儿两盖帘饺子就包好了,放到阳台速冻。


央视春晚年年如约而至,一家四口半端坐沙发,电视里面还是“我想死你们啦”陈词滥调,手机里仍是各种吐槽和收发不停的祝福消息,着实磨人。


“我怎么腿有点儿麻啊……”张继科揉揉腿,说道。


马龙立即紧张起来:“是不是腰带的?回屋躺会儿吧,坐时间长了不行。”


爸妈听了也是担心,把张继科劝回了屋。


一关上屋门,张继科就打开平板找直播:“赶紧的,还赶得上你们家爱豆儿。”


马龙才发现上了当,鼻子里哼着:“假惺惺,你家爱豆儿从头站到尾,你才不急呢。”


“你才假惺惺。”张继科亲了亲脑袋都要扎进屏幕里的马龙——对我是真的就行。


----------------------


这两天三次元太忙,断更了……

明天去看湄公河,估计会爬墙……

下更开生,会提前预警防雷……

评论(45)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