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龙獒】蜜甜的事业(25)(非·ABO生子)

腐托帮,非ABO生子,自行体会不解释。

本人不是球迷不是粉,写文拒绝被考据。

勿扰真人,重要的话就说一遍。


---------------------


父母到京带来的最大变化是,家里少了二人世界时肆无忌惮的亲热,多了让人垂涎欲滴的美食。灶上熬着的酸菜白肉咕嘟作响,锅里蒸的粘豆包随着热气散发出香甜的味道。


大过年的,马龙和张继科不好意思当大闲人,坐在桌边打下手。


张继科负责泡发干菇,择净了放进温开水里,装模作样的说:“松蘑在脱水过程中,会自动转化出大量鸟苷酸盐,有强烈的鲜味。为了这个味道,张继科老汉已经等待了七个多月。”


马龙在撕干笋丝,听了笑道:“是张老汉为了吃小鸡炖蘑菇等了七个多月,还是张老汉肚子里七个多月的娃想吃?”


“都想吃。”张继科想想汁浓味厚的炖菜就要流口水。刘国梁说过,张继科是个高度自律的运动员,这在孕期管住嘴上有着充分的体现。不过随着孩子的发育,馋虫这边好像要占上风。


“我妈看你这么瘦,都快心疼死了。说包饺子不用买的肉馅,”马龙朝厨房歪头,“听听,剁五花肉呢。”


“那我得多吃点儿。”张继科想起自己的妈也是如此,以往回家吃火锅,鱼丸也都是母亲耐心打了鱼茸,再一个个团成丸子。雪白的鱼丸活泼的浮在汤面上时,仿佛连心也汆烫得热乎乎的。


“哎,你会包饺子吗?”马龙问。这是俩人结婚后的第二个春节,去年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今年是第一次在家过年。


“当然会了!”张继科感到疑惑,难道结婚一年多,没包过饺子?


“你蒸过包子,真没包过饺子。”马龙回忆了一下,确实没有。


张继科想了一下,找到原因:“我知道了,我会包饺子,可我不会擀皮儿,包子皮儿多好擀。”他忽然觉得马龙怪可怜的,“你想吃饺子就说呗,我还能学不会擀皮?”


马龙说:“我哪儿敢要吃要喝,谁做饭,谁做主。”


“快打住,让你爸妈听见了以为你受了多大委屈呢。”张继科觉得最近马龙对自己有点儿小心翼翼,赶紧语重心长的给他做心理建设,“且不说咱俩是两口子,就算还是队友,给前线球员保障后勤也是理所应当……”


正说着,龙爸端着刚出锅的酸菜白肉往餐桌走。热气给眼镜蒙上白雾,老爷子看不清路,又怕洒了,叫道:“辰辰快来接一下。”


马龙放下手里的活儿,接过汤盆放在桌上。手指尖还捏在耳垂上,又被老爸支使道:“辰辰,去拿个碗给继科盛上,今天饭晚了,先喝点儿汤垫垫。”


“爸,我自己来。”张继科对龙爸龙妈的无微不至有点儿不知所措,这种被长辈呵护的感觉太陌生,感动归感动,可有时候觉得还不如自己老爸老妈的粗放化管理来的舒服。过一阵孩子生了,是不是能分散一点儿老人家的注意力呢?


没等马龙进厨房,龙妈一手拿着一叠碗,一手端着一盘豆包出来。“继科,快把蘑菇放下,味儿多冲啊!辰辰,”龙妈压低了语气,“你怎么回事儿,不是说你来弄干货的吗,怎么跑继科手里去啦?”


“我可没压迫他干苦力,他觉悟高。”马龙这两天挺憋屈。爸妈对张继科好他高兴,可是又是叫自己的小名,又是呼来喝去的,太没面子了。


张继科看马龙冲自己噘嘴撒娇,乐得不行,帮他解围:“不碍的,我海边儿的嘛,海干货都不怕,这没事儿的。”


龙妈盛了一碗汤递给他,说道:“我在网上看报道了,说你海鲜吃伤了,也不爱吃肉。这酸菜解腻,肥肉别吃,好东西在汤里,骨头熬的多喝点补钙。”


“哎,那马龙你也喝点儿,你脚不是崴了。”张继科好心给马龙找点儿可人疼的地儿,没想到马龙一心寻死。


“那是给你喝的,我不喝。还有,专家都说了,骨头汤根本就不补钙,顶多丰丰胸。”


----------------------------

没查到马龙小名,龙年的,就叫辰辰吧~


今天就这些,明天再战!


龙哥保重!下一更写春晚大战!


评论(89)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