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龙獒】蜜甜的事业(18)(非·ABO生子)

腐托帮,非ABO生子,自行体会不解释。

本人不是球迷不是粉,写文拒绝被考据。

勿扰真人,重要的话就说一遍。


---------------------


马龙开车,张继科坐副驾,好让腿和肚子都有地儿搁。张传铭和老伴儿坐在后面,一边欣赏帝都霾,一边闲聊。过了会儿,看张继科睡着了,剩下仨人便归于安静。


马龙从后视镜瞟了几眼张传铭,反正是不大喜兴。不知道是因为瞒了怀孕的事儿,还是因为没把人伺候好病了,或者兼而有之,如果不瞒着,老俩也许就能早点来京照顾,至少也能通过电话时常嘱咐几句,也就免了张继科受这份儿罪。


其实呢,该生病,就是天使姐姐见天儿守着,也得病。这世界上大概只有张传铭会把责任算在马龙头上——哦,还有马龙自己。


睡了一小会儿,张继科就咳醒了。有炎症不敢吃药,肺管里总是带着痰音,又疼又堵。马龙抬手拽了几张纸巾递过去,张继科接过来捂嘴上费力嗽着。


清了秽物爽快不少,张继科哑着嗓子道:“这架势,真他妈成林妹妹了。”


马龙笑道:“人家捂的可是真丝手绢儿。”


“也是,林妹妹吐得是红的,我是绿的。”张继科揉了纸团,“就不打开看了啊。”


张母听不入耳,捶了一下张继科椅背:“啧,你这孩子,恶心死了。”


“回去让你妈熬点梨水喝。”张传铭终于发话了。


张继科虽然烧了几天,可人还没糊涂,听得出老爸话里有刺,便道:“可别介,这几天马龙老给我灌梨汤,甜嗖嗖的更起痰。”


“那就试试五根汤,那个不糊嗓子。”张母岔开话,“你爸会弄,一会儿买点儿材料,叫他煮一锅,大家都喝点儿。”


张继科喝过张传铭的五根汤,一股臭萝卜味儿。可这会儿也得积极响应哄老头儿开心:“对对,中午来一锅又当汤又当药。我小时候老喝,怎么给忘了。”


“那咱们先去超市?你累不累,要不还是先回家吧。”拥护老丈人和心疼张继科不能得兼,马龙纠结。


“我没事儿。”张继科回头问,“妈,你和我爸坐车累不?”


张母道:“还行,听你爸的。”


张传铭哪儿能看不出这娘儿俩的戏,说道:“你不累我孙子还累呢。”


马龙活到快三十,没挨过国家队教练的呲儿,倒让个少儿教练怼于无形之中。没办法,谁让这是自己老丈人呢?打满方向,拐弯,回家。


生活不只是眼前的继科儿孩子热炕头,还有远道而来的老丈人和青岛啤酒。


--------------------


今天仍然先更正文~点头像(或链接:http://amateurgrey.lofter.com/post/1d03cfbe_c7599bf)看上一篇的点梗公告,欢迎在评论区发梗哦~


评论(29)

热度(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