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龙獒】蜜甜的事业(17)(非·ABO生子)

腐托帮,非ABO生子,自行体会不解释。

本人不是球迷不是粉,写文拒绝被考据。

勿扰真人,重要的话就说一遍。


---------------------


马龙爸妈那边得了喜信儿高兴坏了,定好春节来北京过年,然后就留下帮忙照顾,直到小孩出了月科再走。


这一晚上把张继科窘迫得够戗,恨死了把事儿都抖落出去的马龙,可又忍不住粘着他,因为好像怀孕以后,全世界就只有跟马龙呆一起的时候不觉得尴尬。


“你也怪新鲜的,有怀孕焦虑的抑郁的,你呢,孕期害臊症,都没听说过。”马龙把胳膊伸出来,轻揽着张继科的被窝卷,“你啊,就是太好强了,受得了摔打,反而受不了宠。”


张继科自嘲道:“分析的在理儿,就是贱骨头呗。”


“这次借孩子的光,好好接受一次疼爱的洗礼,你这种变态的自尊心就除根儿了。”马龙打趣道,“你别说,我还挺想看看你爸这次对你有没有变化。”


“最好别有什么变化,他那脾气我都习惯了,要是真来个温柔似水,我可受不了。”张继科被自己的想象吓得打了个抖。


“继科,你得相信,”马龙把继科连人带被窝一块搂过来说,“任何时候的你都值得最多的爱。和得不得金牌,受没受伤,怀没怀孕,都没关系,明白吗。”


“艹,你要是也这么恶心,我就全方位无死角的尴尬了。”张继科把脸埋进马龙的脖子和枕头之间,哀求道,“给我和孩子留条活路,龙哥。”


马龙那点儿情绪被一秒破坏,便陪着张继科插科打诨:“狗哥莫羞,等娃生了又是一条好汉。”


张好汉因为患了感冒,非常不好汉的提前休息了,好在元旦前基本痊愈。只是因为不能吃药,体温不退咳嗽不止,烧得他腰酸背痛,夜咳也使孩子躁动不停,闹得他睡不好觉吃不好饭。几天下来,看上去小脸蜡黄下颏削尖。


“爸,妈,这儿!”马龙特意买了站台票候着,车一停就迎到了人,叫了爸妈又赶紧接箱子。


“继科呢?”张传铭问道。


马龙说:“在车里呢。前两天发烧刚好,今儿非要来,不敢让他出来吹风。”


张母听了忙问:“怎么发烧了?烧得高不高,早孕发烧可危险。”


“温度不太高,”马龙决定顺势招了,“而且五个多月应该问题不大。”


张母惊道:“五个多月了?怎么之前都没跟我们说?那天他爸打电话跟我说刚稳定下来,我以为才俩仨月……”


“爸,妈。”


马龙正要解释,张继科迎了过来。


张继科老老实实戴着帽子围巾,还加了个口罩,显得咳嗽未愈的嗓音更加黯哑。


张母赶忙过去嘘寒问暖,马龙拖着箱子跟着,能够非常清晰的感受到,身后老丈人射出的两道目光,已经刺穿自己的五脏六腑。


-----------------------


帝国的破坏龙,你还记得那一年冬天,被老丈人支配的恐惧吗?


评论(64)

热度(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