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龙獒】蜜甜的事业(16)(非·ABO生子)

腐托帮,非ABO生子,自行体会不解释。

本人不是球迷不是粉,写文拒绝被考据。

勿扰真人,重要的话就说一遍。


---------------------


为了顾及身体,又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怀孕,张继科找领导单独谈了谈,申请工作变动。领导表示理解,让他把手底下进校园的活儿交接了出去,先负责一个季度的群众业余赛。


其实这摊儿活也不轻省,杂得很。不过好在不需要奔波,场馆又固定,共事的几个人又知情,都把张继科当菩萨供着。他只要做好案头,赛时当当裁判,做做指导就行。有时举办小孩赛,张继科看着喜欢,简单喂几个球,既累不着,还能炒热气氛。


马龙每天回来,看见张继科精神挺好,腰目前也没有显现什么症状,之前的焦虑淡化不少。因为饮食上比较在意,张继科肌肉又瓷实,五个月了肚子涨幅都不怎么明显。要不是检查过说孩子发育良好,张继科努力克服羞臊,时不时让他听听摸摸孩子动弹的欢,马龙又得开始焦虑。


这天晚饭过后,马龙帮张继科按摩了腰,张继科又帮马龙揉肩膀。这俩人,一个怀孕一个训练,都少不了这疼那酸,正好一边看电视,一边互帮互助。正惬意着,张继科手机响了。以为是工作上的事追到了家,抓来手机一看,屏幕上赫然是爸妈家里的号码。


“坏了。”张继科不敢接,“我怎么觉得要露馅儿。”


“做贼心虚。”马龙还算淡定,“我估计着是商量元旦聚的事儿。反正到元旦就歇了,现在坦白还省得见面挨骂。”


张继科撇嘴:“跟我爸说?我可说不出口。”


马龙催他:“再不接老爷子就挂了!你不接我接。”


“别,我这就接。”张继科视死如归的按了按钮,“喂。妈,吃了,我挺好的啊,比赛你们还看了啊,嗯,放假,早一天来吧,到时候我去接你们。”


挂了电话,张继科长舒一口气:“吓的小崽子直踹我。”


“你看,我说什么来着。”马龙赶紧帮他在肚子上画圈安抚。


事实上,还是张继科和自己的爸妈心有灵犀。


张继科虽然退役,但是张传铭仍然关注着儿子退役后的乒乓事业。张继科不再参与重大赛事,体育频道上很少再有他的身影,老张便跟徒弟学着在网上找视频看。这次打电话,就是因为看见业余赛上张继科不太对劲儿,让老伴儿借着元旦去北京的话头儿问问。


“怎么说?”张传铭问。


“说没事儿啊。你净胡琢磨,有孩子这么大的事儿,他们还能不跟咱们说啊。”张母推着老伴儿进了书房,“那视频呢,给我看看。你那眼,从来都是看着球,什么时候看着儿子过。”


“我看球不就是看他啊。”张传铭打开电脑,找到最近一次业余赛的视频,“你瞅瞅,打球我是行家,生孩子你有经验。”


视频里的张继科坐在裁判席上,穿着个冲锋服,脚踩着椅蹬。过了会儿下到台边给业余选手支了两招,告诉他侧身拉球,还示范了一下步伐动作。


张母看了一会儿说:“说不好,我看你是想孙子想疯了……要问你自己问,我不管了。过节就见着了人了,他要是没怀上,我还得催他们呢。”


“你心可真大,龙龙不严谨就是随你。”张传铭拿出手机,拨通号码,“喂,小马啊,在宿舍休息呢吧?”


马龙电话响了的时候,看见老丈人的名字,差点儿把手机扔了。


“你就说紧不紧张吧。”张继科也没想到他爸再来电话,可还是透着点儿幸灾乐祸。


“我紧张什么,爸直问我就直说。”马龙清了清喉咙,接通了电话。


“喂,爸。啊?我,我没在宿舍,在家呢,训了,训练了今天,我最近都没在队里住了,嗯,继科怀孕了,我回家住方便照顾他,不是想稳定了以后再告诉您和妈么,是是,我问问他想吃什么,回头您和妈给他带来,过节陪您喝,再见爸。”


张继科看着马龙淡定的挂了电话,问道:“你瞎话来的也太快了吧?”


“哪句是瞎话啊,你这里头不是娃是啥。”马龙拍拍张继科腰间的小瓜,“姥姥姥爷都知道了,你还不给爷爷奶奶报个喜?”


“你饶了我吧,要打你打。”张继科从沙发起来,跑到卫生间洗漱去了。


---------------------


好想看严厉的科爸别别扭扭的疼儿子和外孙啊~自给自足!


评论(30)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