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龙獒】蜜甜的事业(12)(非·ABO生子)

腐托帮,非ABO生子,自行体会不解释。

本人不是球迷不是粉,写文拒绝被考据。

勿扰真人,重要的话就说一遍。


---------------------


幸福又性福的暑假过去的很快。张继科和狂赶暑期作业的孩子一样,开始加班加点的做新学期的活动计划,办公桌上的电话和口袋里的手机此起彼伏的响着,屏幕上的日程表改了又改。


十几岁时,张继科就知道有一天自己终究会离开赛场,也许披着辉煌,也许满含失落。但是他想不到自己会在退役后干起这种婆婆妈妈的工作。


可这又有什么不好呢?前二十年未免太轰轰烈烈了,现在婆婆妈妈些倒也调和。更何况如今他的工作是为乒乓事业带来更多的活力和希望——真是我为乒乓献青春,献完青春献终身,想想还觉得怪伟大的。


一时感慨,搞得张继科诗性大发,无奈案头工作繁重,只得作罢。


新学期第一站是老地方,北大。国乒队不时到访北大已成传统,在历届学子之间也口耳相传着“在校不见国乒男,读了北大也枉然”的箴言。


过去来北大是刘国梁带着,张继科和马龙变着花样耍。而今,张继科作为组织者访校,都已经是第二次了。所以,新学期的北大之行轻车熟路。由张继科携小胖周雨到场,想必又是一派尖叫连连不输偶像见面会的景象。


开车来到中心接人,张继科划开手机给樊振东打电话。


小胖接了电话说道:“哥,小雨今天脚扭着了,换个人去行吗?”


张继科听了又担心周雨,又为临时生变无奈,只得问:“也行,换谁啊?”


“我啊。”


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张继科扭头一看,马龙扶着车窗,笑嘻嘻的脸都要探进来了。


“艹,吓死我了。”张继科弹开保险,让马龙和樊振东上车。


樊振东独自坐在后面,哼唧着:“我不该在车里,我应该在车底。哥,干脆你俩去得了,我感觉我去了特多余。”


张继科一副活动负责人的认真脸孔:“跟人家学校讲好是你和小雨去,然后俩人都没露面,不合适。”


樊振东自然听他的。马龙也对小胖说:“到时候你也搂个漂亮女学生,我给你们喂球。”


张继科听出来这位对去年赴香港自己教小姑娘打球还耿耿于怀呢,往副驾上横了一眼说:“没错,胖儿啊,趁单着能搂几个赶紧搂,要不多亏得慌。”


樊振东表示他还小,他什么也听不懂。


学生一如既往的热情,嗷嗷叫着,见到马龙空降更是疯狂。兼之北大学生才情当真不凡,当场创作了口号“马继科马继科,你是我的magic”喊个不停。


表演互动了一个多小时,活动接近尾声。有学生要求张继科再现一次登桌接球,呼声还越来越大。张继科和樊振东说了一下怎么玩,就让他和马龙来了一次。


往回走的时候,马龙问张继科:“你腰又疼了?”


“没有,最近歇那么好。”张继科解释,“不是怕抻着么。”


马龙听了放心:“现在知道在意了?”


张继科也不恼他挤兑自己:“可不是嘛。”


返回中心已经不早,远远望去,训练厅里的灯光依然通明。


马龙樊振东准备下车,张继科叫住马龙:“哎,这个拿着。到宿舍再打开看啊。本来是想让小胖小雨带给你的,正好直接给你。”


马龙接过来,一个轻飘飘的牛皮纸袋:“这什么啊?”


“龙队,继科哥给你惊喜还问。”樊振东给张继科帮腔。


马龙笑道:“就怕是惊吓。”


“你们进去吧,我走了。”张继科摆摆手,掉了个头驶出大门。


开了一段赶上红灯,张继科摸出手机给马龙敲了条信息:我现在腰不疼也不敢登桌子了。


可马龙根本没顾上看信息,因为他手里正捧着一页张继科的B超报告单。上面黑黢黢的,唯一明亮的地方,是一个小小的胎囊,乖乖的卧在那里。


-----------------


妈呀,可算怀上了!


评论(51)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