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龙獒】蜜甜的事业⑧(非·ABO生子)

腐托帮,非ABO生子,自行体会不解释。
本人不是球迷不是粉,写文拒绝被考据。
勿扰真人,重要的话就说一遍。
---------------------

马龙打球有不少小动作,呵球,吹拍,抹桌,不过看起来不但不让人觉得零碎,还颇为认真可爱。

张继科此刻坐在观众席间,看得心满意足。

过去看马龙打球总是挂碍着他心态,关注着技战术——当然,现在不是不关心,但总归是换了身份。不仅是他之于马龙的身份,还有他之于乒乓球的身份。

躲在人群里的张继科,戴着黑框眼镜,淡然而又热切的注视着和自己羁绊至深的一球一拍一人。

局间,刘国梁和马龙讲球。奥运会后的马龙各方面状态更加成熟了,关于球刘国梁说的不多。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让这次比赛里加上一点刺激因子,希望带来的是积极的影响。

"你往上看一眼观众席,看看谁来了。"

张继科记得直播的时候有粉丝问刘指身高,这会儿正好可以拿马龙的身高比算比算。还没搞清楚,标志物马龙抬起头来,目光朝观众席上逡巡。

然后,他看见了张继科。

人感到意外的时候大多会先呆滞一下,随后才会有或惊或喜的各种表情。张继科知道马龙越是在赛场上越是沉着,但还是担心他露出什么奇怪的神态,会把这边的观众搞得莫名其妙,继而暴露了自己。于是立即用食指在唇边比了一下。

马龙手里拿着毛巾,本已经擦完,这会儿又补了几下,大概是想挡挡脸。可眼睛里的笑,还是溢了出来。

回到酒店,马龙跑到张继科屋里,兴奋的问:"你也住这儿?这两天咋没看见你呢?"

"让你看见还叫惊喜啊。"张继科有点得意的说。

马龙又问:"坐飞机累不累?"

张继科说:"还行,能歪着。"

"又腐败了你,"马龙笑呵呵的说,"但是非常正确。"

"吃饭去吧,"张继科说,"你下午不还得练球么。"

"走。"马龙准备换身衣服,随手摘了脖子上的出入证。

三个月前,张继科和马龙胸前都挂着这张薄薄的卡片,一起出入场馆,比赛,练球。如今,他只能依靠赛票了。

"明天我在东边第一排,记着点儿啊。"张继科拿好房卡,带上了门。

-----------

风口浪尖更文。

关于上升真人,我也是想法一堆,乱乱的。

对张马二位,写手、读者、球迷的爱各不相同,都各有其深情。

不触红线,ooc、tag、au、be等问题都好说,触了红线,就什么都甭说了。

评论(12)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