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獒龙】腰(下)

*乒乓球外行,不太关注奥运会,写文不考据,也拒绝被考据。*

(中)的链接:

http://amateurgrey.lofter.com/post/1d03cfbe_c0457fd

马龙说心态平静不假,但那是对于拿冠军的心态,可是看见张继科,他心里绝对是非常非常的不平静!他清楚彼此实力,谁拿冠军都有可能,甚至可以说是随机。他也知道张继科半决赛后腰疼加剧,保存实力是为了之后团体赛的发挥,明白他不是故意输球,可心里的难受劲儿到底是为什么?国歌响起,马龙来不及细想。

颁奖仪式结束,马龙和张继科并肩往宿舍走着。队里要求,队内打完比赛队员之间不许提成绩。马龙满脑子都是刚才的比赛,张继科不开腔,他也不敢说话,怕张嘴就犯错误。

“你带膏药没有?”张继科忽然说道。

“带了带了,洗了澡我给你贴。”马龙赶紧回答,然后又问,“疼厉害了?”

张继科说:“还成吧,预防着点儿。”

回了屋,马龙让张继科先洗,自己则翻出喷雾和膏药,又打了瓶热水。浴室只传出哗哗的水声,没有了之前的热闹劲儿。

张继科洗完只穿了条小裤衩出来,对马龙说:“马大夫,来吧。”

“趴好。”马龙把药先喷到自己手上,才去揉张继科的腰。

“我以为又得喷的我一激灵呢。”得到了空前待遇的张继科舒服的哼哼,“使点儿劲。”

药水揉进皮肉,留下一片温热熨帖,膏药准确无误的贴在患处,热水瓶隔着毛巾放在脊沟处,张继科让马龙伺候的几乎睡着。临睡着前本想羞臊马龙一句“有妻如此夫复何求”,还没张嘴,马龙倒先开了口。

“继科,我替你委屈。”

马龙终于想明白自己难过的原因了。

“委屈什么。”张继科抬起身,转头看着马龙笑道,“难道不应该夸我特别有大局意识?”

马龙抿着唇,看着张继科不说话。

张继科又问:“哎,要是为了打赢你我把腰给打坏了,或者团体赛输了,你就高兴了?”

马龙瞪眼:“你就不会盼点儿好?”

“我残了你可得像今天似的这么伺候我。”张继科得寸进尺,翻过身蹭到马龙身边,热敷的水瓶都滑了下来。

“快趴那儿,”马龙扇了张继科屁股一巴掌,恶狠狠的说,“你要是残了,我就反攻。”

张继科不以为然:“哼,我就算残了也是攻。你还记不记得那次我腰还没好,你就……”

“闭嘴!”马龙想起那次,脸嘭的红了。

“要不今儿晚上咱们再演练演练?”张继科说着就要撕裤衩。

马龙吓得跳开两米远:“你疯了吧你……”

还好许昕来敲门:“龙队,继科,教练煮面了,犒劳你俩的。”

“走走走,吃面去!”马龙一把拉开门,拽着许昕走了,回头冲屋里喊:“继科快点儿啊,我们先走了。”

张继科坐在床上,想到:甭管是打比赛还是谈恋爱,腰都很重要啊。

评论(3)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