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獒龙】腰(上)

*乒乓球外行,不太关注奥运会,写文不考据,也拒绝被考据。*

马龙打赢了水谷隼,搭着毛巾挟着拍子下场。张继科准备上场对战老萨,俩人正好走了个对脸。张继科也不给马龙道个恭喜,反而调侃:“你说你,本来就白,还一个劲儿的拿毛巾蹭脸,粉扑扑的跟喝大了似的。”

马龙也不恼他挤兑自己,说:“我喝大了不要紧,你别犯懵就行。”

张继科欠笑着问:“怎么的,怕决赛见不着我啊?”

刘国梁急了:“还聊呐?开茶话会呐?这是奥运会,开始了!别贫了,赶紧的⋯⋯”

张继科被催上场,马龙找了个座,把衣服下摆扽出来晾汗。刚才打球热的不行,这会儿觉出空调凉来,后脊梁直嗖得慌——也不知道继科做好准备活动没有,肌肉别紧着了。

光听说过乌鸦嘴,敢情还有乌鸦脑。马龙这念头还没下去,张继科就扶了一下腰。

本来马龙还想着等张继科打完,也准备点词儿取笑一番,什么眼睛眯缝的跟起了麦粒肿似的,什么面目狰狞,翘了兰花指之类⋯⋯这会儿全顾不上说了。

张继科一下来,马龙就跑过去问:“你腰没事儿吧?”

“没事儿。”

马龙把手伸进他衣服里,一摸,没戴护腰。

这一把摸的张继科上身刷的一麻。一半是因为心虚,当然,还有一半是乐的。一贯谨言慎行的乖宝宝男朋友温乎乎的大手当众摸进自己衣服里,搁谁谁不乐啊。可是一看马龙往煞白方向发展的脸色儿,张继科知道自己好像乐的不是时候。

这当口刘国梁插了一句:“今儿晚上你们俩是自己练,还是我找人给你们搭?”

马龙说:“我们自己练就行。”

“那成。”刘指导收拾收拾东西,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往宿舍走的路上,张继科放下高冷,嘻嘻陪笑追着大步流星一脸不想说话的马龙。

“龙啊,龙⋯⋯”

刷开房门,马龙一眼就看见张继科床脚团成一堆的内裤袜子旁边,孤零零躺着一条护腰。

“你看,都拿出来了,穿上鞋就给忘了。”张继科解释。

“你说你还能记住啥?”马龙从来就是个好脾气的,对张继科更是不知道什么叫生气。可是这人,腰椎骨裂这么重的伤也记不住吗?往骨头缝里扎针也记不住吗?

“咱刘指导不说过,我就是个记吃不记打的。”张继科脱了汗衣服,钻进卫生间洗澡。

张继科洁癖,不用公用洗衣机,马龙一件件捡起来,加上自己的,打算一块泡水池里——水池子可别跟隔壁那个似的,一言不合就碎成个三五八块的。

*有事先出门,今明肯定写完。*

评论(9)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