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楼诚】【台风】桔子甜,嫂子美

关键词:剥桔子

声明:私设多,拒绝被考据。微生子,雷慎。



明台本想老老实实在这户小院里当个合格的“死人”,可是许多事搅得他心里乱糟糟的。

不久他就要转移到北平去了,不知道大哥和阿诚哥有没有告诉大姐他还活着。大姐肯定当了真,不定流了多少泪。他想在临走前再见大姐一面。可现在他被困在这小院里,被黎叔看得紧紧的,叫他无可奈何。

说到黎叔,明台更是不知所措。那天他在黎叔的柜子里发现了一张三口之家的合照。照片中的小男孩是自己,年轻女子的样貌和母亲的画像如出一辙,而揽着妻儿的男子正是黎叔。

“明台,来吃饭。”黎叔买早点回来,进屋招呼明台。

“来了!”明台应了,趿上鞋子随黎叔下了楼。

早点用报纸裹着,明台边吃边看起报来。浸了油的头版上赫然写着:日军在第三战区遭遇大败。明台看到觉得奇怪。然后,他冒出一个念头,这让他整个儿悚然:这难道是老师设的局?因为残酷到法面对,所以最后要死在自己的学生手里,才能解脱?

“明台,你怎么了?”黎叔看明台不对劲,问道。

明台恍惚的放下报纸:“没,没怎么……”

这时响起了敲门声,黎叔警觉的说:“你先上楼,我去看看。”

“好。”明台撤掉自己的那副碗筷,匆匆上楼。还没掩好门,急促的脚步声就跟上来了,听上去耳熟,好像是——

“你这个孩子,还要躲到哪里去呀!”

“大姐!”

明台冲出房门,跪下抱紧明镜的腰连连认错,姐弟俩好一顿抱头痛哭。后面跟着的明诚看着大姐和小弟哭得伤心,心里也酸楚难过。掂掂手里的盒子,知道一会儿明台会紧紧盘问,没准儿还要打上一架。

“明台你别激动!”

“我能不激动吗?!”明台攥紧了王天风的那块银色手表,另一只手朝明诚挥去。

明诚接了明台的拳头:“你小子,敢和我动手?”

“我当然敢了!你来了我打你一个,大哥来了,我打你们一双!哼,谅他也不敢来,老师他们都是他害死的……”明台又气又伤心,大骂起来。

“你别胡说八道!”明诚不介意明台把火撒到自己身上,可是他不允许明台这样说明楼,“你知不知道为了让你,让疯子活下来,大哥费了多少心思?就现在,他还在藤田芳正那里周旋,你知不知道!”

“你说什么?”明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再说一遍?”

“你没听错。”明诚拍掉明台揪着自己衣领的手,“王天风已经被转移到北平了。他早年在京津搞情报工作①,也算回了老家。”

明台语气明显软下来:“他的伤怎么样了?”

明诚说:“军统的经典招式,他教的你,还能错不开要害?”

明台拿裹着胶布的手指头掸掸明诚的衣领,谄媚的道:“阿诚哥,你没骗我吧……”

明诚挑挑眉毛:“这会儿我又是哥了?”

明台笑嘻嘻的说:“我一直是想尊你声嫂子的哎别打我我还是伤号呢大姐大姐大姐!!”

“喊什么喊。”明诚唬住他。

明台笑嘻嘻的:“你怕什么,怕大姐要你给她生个小侄子?”

“别贫嘴,坐好。”明诚从打得一片狼藉的地上,拾起从家里带来的一袋桔子,摸出红彤彤的一个,坐在床上帮指头不灵光的明台慢慢剥开来。

“大哥大姐说了,吃了桔子就会走局,早上特意买给你的。”明诚把桔子瓣儿塞到明台嘴里,“带了桔子,带了好消息,还要挨打,挨了打还要剥给你喂给你,真是……”明诚又剥了一个,说,“拿着这个,给大姐送去。”

“是,阿诚哥。”明台毕恭毕敬接了桔子,一蹦一跳出了房门。

明诚笑笑的看着,也给自己剥了一个——好甜。晚上回家,也给大哥买几个尝尝。把明台也送到北平去,怕是自己会先得个小侄子吧?


(注①:传说中王天风的原型王天木早年就在京津搞情报。)

评论(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