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东凯】奉子成婚(中)

腐托帮,非ABO生子!重要的事情就说一遍。

不是两位明星的粉,对他们的作品背景活动行程之类不甚了解,想咋写咋写,不考据,拒绝被考据。

还有,靳东未婚哈,咱可不能让老干部理亏。

------------------------
(上)http://amateurgrey.lofter.com/post/1d03cfbe_b495908

在这间充满王凯青少年时期气息的房间里,靳东的情谷欠被加倍的撩动起来,握着王凯脚腕的手也愈发的带了色气,摩挲几下便把整条腿拉到自己腰侧,曲成一个忄生感的姿势。

王凯连蹬带踹,踢开靳东的手:“我妈一会儿准过来,真的,我亲妈我知道……”

果不其然,话音没落,岳母大人就尽地主之谊来了。进屋看了一眼“睡”得死死的儿子,小声对靳东说:“这是新的毛巾牙刷,这屋没有卫生间,你用外面那个。这小子就臭着吧,你不愿意挤着,旁边那屋也有床。”

靳东接了东西,连连应着。心说哪能不愿意挤着呢,多挤都乐意。简单洗了个澡换上睡衣,回来推推床上人,得,又睡了。靳东轻叹了口气,滑进被子里,准备老老实实纯睡。

王凯没睡实,这会儿醒了,坐起来垂着头缓神。靳东看他困得那样儿,问:“起来干嘛,上厕所啊?”

“你洗的香喷喷的,我哪儿能臭着。”王凯用老妈的话调侃自己,没睡醒鼻音挺重。

“臭着我也下的去嘴。”靳东把人捂自己被窝里,满脸啄了几口,“困了就睡,难得休息。”

王凯被靳东清凉又温热的气息扑了满脸,贪恋的在他怀里拱了几下,还是挣坐起来出去洗漱。

洗回来的王凯神清气爽,又是一列动力十足污污鸣笛的小火车。一下子蹦上床,砸在靳东身上,欠兮兮的边扭边问:“咦,我床上怎么多了个厚厚的大床垫?”

靳东心说这梗还有完么,连人带被子一把掀翻压在身下:“你试试,上面的大床垫能不能把你艹进下面的大床垫。”最后几个字几乎是吹进耳朵里的,王凯每攵感的不行,扳过靳东的大头,辗转反侧的吻起来。

意乱情迷间,靳东伸手去找床边抽屉拿东西,摸索了两把才记起换了地方。倒是拉开一个抽屉,抬起身子一看,里面净是些王凯小时候的零碎,卡带魔方耳机胡乱放着。

靳东合上抽屉,缓了缓呼吸:“咱不能打无准备之仗。”

王凯不干了,腿勾着把人往下压,挺起腰拿自己硬起来的东西顶靳东的。“这不是都准备好了么。”王凯又松开腿躺好,抓着靳东的手往后摸,“拿我妈搓手油弄得,带了套也得漏。考验你的时候到了啊……啊……”靳东的手被带到一片滑腻的月殳缝,中指已经越过大脑支配,直接填了进去,惹得王凯叫出声来。

最近两人都忙,久不操练,进去的地方紧的要命,湿湿的吮吸着一根指头。“这么紧还叫准备好了,嗯?”靳东勾动指尖,找着王凯体内忄夬感的靶心。

王凯鼻子轻哼着:“这是批评还是表扬啊,师哥?”

靳东就怕他这时候叫自己师哥,被含着的指头也变得失控起来,快速扌由插起来,把四周的嫩肉磨得又软又烫,压着的人猛地口申口今起来,浑身泛起粉红。

“小祖宗,小点儿声……”靳东停了手上动作,吻住王凯的嘴。

“别停……”王凯颀长的指头贴着靳东的指根,埋进自己的身体,旋动起来。其余的手指们在热烘的月殳间胡乱纠缠在一起。那两指拔出来时,带出黏腻的水声。

-------------------

我知道卡肉不对,可是我现在不得不走开一会儿。今天会把肉更完至少,不太擅长写肉,我尽量吧!

评论(1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