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齐活》番外之四(4)【老炮儿同人/六三/波飞】

雷设定先说清楚——

我心肠软到什么地步?生怕我CP受委屈,所以觉得ABO都不够宽松,干脆来个“腐托邦”,管他男的女的,该搞对象搞对象,该领证领证,该生孩子生孩子。我会在这种设定下尽量不OOC又响应二孩儿政策XD
。。。。。。。。。。。。。

张学军喘匀了气儿爬起来,摘了套子和闷三儿并排躺下,感慨道:"最中用的时候你没赶上。"

"怎么没赶上?"闷三儿抻开被卧给俩人盖上,用脚蹭着张学军腿上那十八针说,"最中用最不中用的都赶上了。"

"起腻是吧,"张学军手钻进闷三儿被窝里摩挲,"用进废退,咱要不再用用?"

闷三儿收了自己的脚,躲开张学军的手:"歇会儿吧啊,一个年过半百,一个花甲老人,回头再死这儿。"

不敢抽事后烟,只好事后逗会儿咳嗽,正贫着,手机响了。张学军穿上裤衩秋裤,下床戴上眼镜:"家长您好,由于雾霾红色预警,为了保证孩子的健康,学校紧急决定停课三天,请您安排孩子在家的生活和学习事宜⋯⋯又他妈停课,在学校吸雾霾跟在家里吸雾霾有什么区别。"

闷三儿也穿上遮羞布:"家里不是安空气净化器了么。"

张学军还是一如既往的顽固:"我就不信这个。得,给我大孙子通报一声去。"

张学军刚出屋门,张亦凡就扑过来:"爷爷!爹爹说停课啦!咱们明天滑冰去好不好?"

上次雾霾,兴趣班的孩子有的来有的不来,弄的课时参差不齐。这回谭小飞看到通知,干脆来个快刀斩乱麻,一条微信群发出去,老师孩子谁都甭来,腾出时间陪陪儿子。还有,平时各自工作时间迥异,谭小飞都快和张晓波错出时差了。后边三天歇了,正好到聚义厅陪张晓波当三天夜猫子。

谭小飞特意从院外面进的酒吧,像个顾客,却捡直朝张晓波走过来,隔着吧台亲了他一下。有常客看见,立马儿吹起口哨。

张晓波把谭小飞让进来:"给我创收来了?"

谭小飞挑了瓶酒,倒了一杯啜着:"怎么创收?我卖艺不卖身啊。"

张晓波说:"不卖艺也不卖身,这杯酒你喝剩下一个底儿,找一桌坐着,一会儿就有送你酒的。"

"都俩孩子爹了,没人送酒给我。"谭小飞仰脖干了酒,拎了墙上吉他,"我还是卖艺去得了。"

"你先等会儿,"张晓波拉住他,"几个孩子爹?俩?"

谭小飞拍拍张晓波肩膀:"你晚上加把劲儿,没准儿就俩了。"

张晓波本来还想多对抱着琴的谭小飞痴汉一会儿,可谭小飞唱了两首就下来。

"不玩儿了?"张晓波问。

谭小飞说:"刚喝急了,有点儿懵。"

张晓波说:"今儿你晚上回来饭没吃踏实,要不再找补点儿?"

"不用,我先回去了。"谭小飞挂好吉他,"凡凡该睡了,我去看看。"

张晓波还对今晚的投票结果耿耿于怀:"怎么着?早早哄睡了孩子也没用,我不从。"

后半夜客人少了,张晓波回屋洗漱,钻进被窝就忍不住往谭小飞身上贴,自己也知道特别打脸,可一双手还是在人家睡衣里头又掐又摸。

谭小飞被弄醒了,今儿晚上投了生二孩儿的同意票,明天又不上班,打一炮显得特义不容辞。虽然困的睁不开眼,还是热情有加的撩着张晓波来了个内身寸。

第二天,两屋子大人都没起来,八点不到就生生让张亦凡给叫醒了。答应了孩子滑冰,就得强打精神起来,深吸一口帝都霾,下床走起。

滑冰是老张家传统运动项目,张学军教张晓波滑冰,是父子俩为数不多的温馨回忆。谭小飞和张晓波挑明关系,也是教他滑冰一起摔地上催化出来的。到张亦凡这儿,传承下去理所当然。

张学军慢悠悠的晃荡,张亦凡跟着闷三儿学新招儿,张晓波和谭小飞滑大圈,不跟中间挤挤挨挨的老人小孩掺和。

"歇会儿⋯⋯"谭小飞腰酸的厉害,以为是昨晚上的后遗症,溜到湖边坐下,可越坐越觉得不对劲,难受的直不起身。

"怎么了?哪儿疼?"张晓波赶紧给俩人换鞋,准备去医院。

"我肚子疼⋯⋯"谭小飞勉强站起来,感觉后身又凉又黏。张晓波一看,灰色运动裤上透出一点红褐。

张晓波也慌了,顾不上跟老的小的说一声,背上谭小飞就往岸上跑。

打上车,给张学军打了电话,张晓波才喘口气儿:"真他妈成了张约瑟了。"

"还记得有回套儿买大了吗?"谭小飞惨白了一张脸,揭露张晓波不想承认的内幕真相。

检查完,谭小飞在留观室里打着点滴,住院大夫和张晓波在外面讲入院的事项。

"目前稳定下来了,输完液送到病房去。让家里准备好日用品,不愿意吃医院的伙食,可以自己带。还有衣物最好给病人换一下,刚才检查的时候,内裤上有血迹,还有米青液。年轻人太不谨慎⋯⋯"

评论(15)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