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齐活》番外之三【老炮儿同人/六三/波飞】

雷设定先说清楚——

我心肠软到什么地步?生怕我CP受委屈,所以觉得ABO都不够宽松,干脆来个“腐托邦”,管他男的女的,该搞对象搞对象,该领证领证,该生孩子生孩子。我会在这种设定下尽量不OOC又响应二孩儿政策XD

今天更个结婚当天波哥男友力max的小剧场~

*************

婚庆公司这边一直是张晓波在跑,说是要给谭小飞个惊喜。谭小飞乐得清闲,也不去猜是什么惊喜,只是嘱咐张晓波别被婚庆公司给忽悠了,花了钱弄点儿不着四六的噱头。

张学军在旁边听着,说:"瞎张吧儿,小飞什么排场没见过?不要搞些个婚礼恶习。"

闷三儿倒给张晓波帮腔:"傻小子头回结婚,烧包儿点儿正常。"


婚礼头一天晚上,张晓波忽然想起一事儿特可乐,问谭小飞:"你看过贫嘴张大民吗?"

谭小飞说:"没有。"

"果然是三年一代沟。"张晓波耐心给谭小飞介绍剧情,"张大民和他媳妇儿从小住一个院儿,结婚的时候就说不租车队了,他丈母娘不干。最后租了辆红夏利,开出去转一圈儿又回来了。"

谭小飞没听出点在哪儿:"是我妈逼你租车了,还是你打算让我出去住一晚上省的辜负了明天的红夏利?"

张晓波说:"你妈今晚上才飞北京,来不及逼我租车。你也不用出去住,咱今儿还得演练洞房呢。"

谭小飞被摁在床上堵上嘴,心说这他妈还用演练么⋯⋯

第二天一早儿婚庆公司的化妆就来了,把本来就精神的俩人捯饬得更加帅呆酷毙,顺便还给张学军和闷三儿也拾掇了两下儿。正吐槽着一家四口,六爷最丑的时候,传来一阵发动机的轰鸣。

"车来了,咱走吧。"张晓波招呼着人往胡同外走。

"算惊喜吗?"张晓波打开R8的左侧车门,让谭小飞坐进驾驶室。

谭小飞确实有点儿惊着了。

"有点儿意思,小子烧包儿烧的比较到位。"张学军还记得谭小飞那辆骚包儿奥迪,车门跟蚂蚱翅膀似的。

张晓波把他塞进车里,替他系好安全带说:"没人查婚车,开一回。"

谭小飞轰了两下油门——过把瘾就死吧。

金色车盖上贴满了红玫瑰,浮夸俗气的要死。反光镜上还挂着俩迎风摆动的紫色气球,双闪啪嗒啪嗒的响着,车速完全起不来。

但是这完全不影响谭小飞十二分的激动。他侧过脸对张晓波说:"谢谢。"

张晓波耙了耙糊满发胶的大背头:"不用太客气,一会儿你坐车盖上让我香一个就行⋯⋯卧槽你丫要疯啊啊——"

后面车里的闷三儿杵杵张学军:"快瞧,金蚂蚱蹦了嘿!"

张学军看见疯狂并线的金色花车点点头:"时隔三年,我们三环十三少终于又重现江湖了。"

评论(1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