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齐活》番外之二【老炮儿同人/六三/波飞】

雷设定先说清楚——

我心肠软到什么地步?生怕我CP受委屈,所以觉得ABO都不够宽松,干脆来个“腐托邦”,管他男的女的,该搞对象搞对象,该领证领证,该生孩子生孩子。我会在这种设定下尽量不OOC又响应二孩儿政策XD

设定在小飞自首到出狱后,没有番外一那么甜,但是也算是风雨过后见彩虹的过程嘛,后面就没什么坎坷了。

************************

谭小飞自首后,湖南警方很快到京提人。2014的跨年夜是在警车上度过的,警车驶在公路上,车窗上没有跑车极速飞驰时映出的流光溢彩。

警方的审讯和很快造访的纪委调查,使谭小飞痛苦,也使他解脱。不需要减刑和立功的诱惑,他就像一只玻璃杯,把脏水倒个精光,别人看得清楚,自己图个干净。

马年春晚是和殴打、嘲讽、骚扰他的号友们一起看的。

拿到刑期三年的判决书时,已是仲春时节。从看守所去往监狱的路上,谭小飞在车窗护栏外看见桃花正在吐蕾。

到了监狱,谭小飞需要把在看守所经历过的殴打、嘲讽、骚扰再复习一遍,然后度过日复一日的铁窗生活。

谭小飞也没觉得这是什么天大的委屈。张晓波说过,民脂民膏养出来的少爷皮肉,心疼个什么劲儿。该受的就得受着。

2014年底,谭小飞的母亲来看他。与谭钧耀离婚后移居海外,滞后许久才知道儿子入狱。千里迢迢而来,才发现和儿子隔着的不光是厚厚玻璃。谭小飞看着对面的母亲,感觉亦是如此。

2015年春节,张晓波趁酒吧歇业飞到湖南来看谭小飞。张晓波说电视上报道了你的案子,那劲头更胜当年李天一,还有唱歌的内谁,敢情是你爸的蜜,今年春晚没露面儿⋯⋯嘴上说着,眼睛总是瞄向谭小飞寸头遮不住的疤痕和皴红的指尖手背。

2015年的暑假格外漫长,学生们泡着吧享受着延长的假期。张晓波和张学军研读刚刚发布的特赦令,计算着谭小飞可以缩短多少刑期。

十一节前,谭小飞减刑出狱。拿着出狱证明重新办理落户,到了派出所被回绝后,才意识到家里的户口本上,竟空无一人。爷爷奶奶去世注销,母亲离婚转出,他和父亲转至监狱。幸好外公外婆留给他一套房,谭小飞才当上了户主,不至于成了黑户。

在中介挂了租房信息,因为房好价廉,很快来了看房的人。谈妥合同后,卡上立即打来一笔钱。

有钱的代价就是无家可归,谭小飞买了机票,飞往北京。

***********

时间线重新设定了一下,特赦梗的使用也稍作调整,实在没办法,只能蹲一年半了。前20更重新改过,应该顺了。

其实,落户的问题,跟波哥结婚,落他家就好了~

评论(10)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