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齐活》20【老炮儿同人/六三/波飞】

雷设定先说清楚——

我心肠软到什么地步?生怕我CP受委屈,所以觉得ABO都不够宽松,干脆来个“腐托邦”,管他男的女的,该搞对象搞对象,该领证领证,该生孩子生孩子。我会在这种设定下尽量不OOC又响应二孩儿政策XD


************************


第二天早上闷三儿要去跑步,张学军以雾霾为由给人摁在被窝里。张晓波还在睡,谭小飞给他捞了捞掉地上的被子,出了屋。


到院儿里接了杯冰凉的自来水,边刷牙边仰着头看鸽子家飞——谭小飞对自己适应平房生活之神速感到惊奇。鸽哨声甚是悦耳,晨光里的鸽群忽远忽近,它们的影子在地上墙上急速掠过。


去公厕放水的时候碰上了灯罩儿,灯罩儿赶紧叫媳妇儿备了几份早点让谭小飞带回去,谭小飞犹豫着接了。不是抹不开面儿,就是觉得刚摸了自己内第三条腿儿又接吃的,有点儿别扭。


谭小飞回来放下吃的洗手,张晓波也进了厨房。端起暖壶往盆里倒了热水,张晓波说:“我是该夸你不娇气,还是该说你傻?起开,加点儿凉的。”谭小飞让开水龙头,凉水加的差不多又适时关上。


“暖和暖和手,冻得跟胡萝卜似的。”张晓波拿起桌上煎饼就吃,嚼着嘟囔,“民脂民膏养出来的少爷皮肉,你说我心疼个什么劲儿?”


谭小飞轻轻撩着温水说:“这叫优待俘虏?”


“策反的俘虏就是战友。”张学军晃进来说道,“阿飞没有李寻欢怎么走江湖,是吧小飞?”


“咱能不往自己脸上贴金吗爹。”张晓波实在难以把张学军和焦恩俊联系到一块儿。吴京叔叔和谭小飞?快打住吧。


“六爷早。”谭小飞规规矩矩问了安。不管张学军是生死战友还是江湖知己,都是为数不多塑造过谭小飞人生观的人。


张学军却转了话头,问道:“会骑车吗?”


谭小飞点头。


“会带人吗?”


谭小飞摇头。


吃罢早点,闷三儿带着张学军,张晓波带着谭小飞,在车潮中骑往公安局。路上没有鸵鸟,只有“啊朋友再见”的口哨声。


*************************



评论(13)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