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齐活》18【老炮儿同人/六三/波飞】

雷设定先说清楚——

我心肠软到什么地步?生怕我CP受委屈,所以觉得ABO都不够宽松,干脆来个“腐托邦”,管他男的女的,该搞对象搞对象,该领证领证,该生孩子生孩子。我会在这种设定下尽量不OOC又响应二孩儿政策XD


************************


张晓波冤得慌:“什么啊就换我了?生怕再对不起你一回,昨儿晚上我都没敢给她打电话,发的短信。”


谭小飞说:“我觉得她挺喜欢你的。”


张晓波吐了根鱼刺痛心疾首的说:“年纪小啊,不懂人姑娘的心思。你想想,她是内种脚踩两只船的人吗?勾搭我就是为了气你,这还不明白。自己哄不好女朋友,揍我撒气,还活活饿了我半个月……”张晓波越说越来气,“放下碗,不许吃了!”


张学军往谭小飞碗里夹菜:“该吃吃。等以后小兔崽子嗅蜜戏孙,你也给丫戴绿帽子。”


谭小飞笑道:“成。不过要是涩果苍孙,我可不乐意。”


闷三儿说:“北京话说挺溜啊。这屋里俩苍孙呢,别招我们不爱听。”


张学军说:“要是你这样的苍孙,也不赖。”


闷三儿老脸遭不住:“去你大爷的。”


其实,晚上闷三儿一走,张学军爷儿俩睡双人床,谭小飞睡张晓波那屋就行。可是,一来张晓波不乐意跟他爸一床,二来当儿子的也得有点儿眼力见儿不是。张学军开口留闷三儿,张晓波就立马儿叫上谭小飞把小卖部的行军床搬自己屋里了。


张学军和闷三儿在屋里,一个吃药,一个抽烟,气氛有点儿干。没人言语,就听那屋俩孩子打游戏。


闷三儿没闷住:“心也够大的,还他妈玩儿呢。”


“不是心大,小飞这孩子心里透亮。”张学军说,“想通了的事儿,就不来回胡琢磨了。”


闷三儿问:“说给谁听呢。”


“与君共勉。”张学军挨着闷三儿坐下,“嘿,咱早点儿睡吧?”


上回俩人挨着睡,还是三十多年前的事儿。只不过那会儿睡在大通铺上,左边右边都有人,偶尔有个裤裆里的互助,还得等人家都睡了。


闷三儿身体好,外边一层脱了,就剩下秋衣秋裤。钻进被窝靠床帮上,看张学军把绒裤脚从袜子里揪出来,然后脱棉坎肩和四平针的厚毛衣。


闷三儿掀开旁边儿的凉被窝躺进去,把焐热的让给张学军。


“吃儿子做的饭,睡老伴儿暖的床,真他妈滋润。”张学军翻过身,手钻闷三儿被窝里,“再溜趟鸟儿就更美了。”


闷三儿躲开张学军的手:“刚拆线,也不怕崩了。”


“你又没事儿。”张学军撩开闷三儿秋衣下摆,奔秋裤腰里摸。


“别介。”闷三儿抓住张学军的手,“我又不图这个。”


张学军叹口气,伸手把闷三儿搂进怀里:“那你图什么啊?”


闷三儿的脸挨着张学军脖子上为他留下的那道疤,前胸贴着张学军刚愈合的刀口,什么也没说出来。


********************************


说明:

1.果儿:女孩。涩果:丑女。尖果:美女。

2.孙:男孩。苍孙:老男人。尖孙:帅哥。


困了……希望明儿早上起来热度评论多着点儿哈~


评论(7)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