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齐活》16【老炮儿同人/六三/波飞】

雷设定先说清楚——

我心肠软到什么地步?生怕我CP受委屈,所以觉得ABO都不够宽松,干脆来个“腐托邦”,管他男的女的,该搞对象搞对象,该领证领证,该生孩子生孩子。我会在这种设定下尽量不OOC又响应二孩儿政策XD

************************

平时都是张学军话密、拿主意,闷三儿难得多说。今儿个挑明拍板全是他,张学军咕哝了句“三儿”就不知道应什么了。

憋了半天,张学军跟闷三儿说了句,“要不咱简单的拥抱一下?”

“拥抱……就免了吧。”闷三儿站起来,“我看看萝卜腌的怎么样。”

所以,张晓波谭小飞回来的时候,闷三儿在厨房呲花椒油,他爸在屋里听书。

张晓波放下东西,问:“我走的时候,好歹还在屋里头,怎么回来倒离八丈远了?”

张学军得意的说:“你懂什么,没瞧见都已经进入角色,洗手做羹汤了。”

张晓波说:“治好了心肌梗死,又得了脸皮增生。”

谭小飞实在没搂住,噗嗤乐出声儿来,这爷儿俩真成猴子请来的逗逼了。

闷三儿手确实洗了,但羹汤肯定做不出来。忙活半天,就拌了个萝卜皮,焖了锅饭。

“找灯罩儿侃会儿。”张学军披上外套,招呼闷三儿。闷三儿擦擦手跟出去。

张晓波从厨房探出半个身子喊:“就擎等着吃啊?!”看俩老的头也没回,一刀劈开鱼头,“大人没个大人样。”

谭小飞窝着大长腿蹲簸箕边上削土豆皮,刷刷削的挺带劲,皮厚得令人发指。

从张晓波那儿看去,土豆固然值得同情,削土豆的谭小飞何尝不是。

谭小飞削完土豆到水池边看张晓波清理鱼鳃,直皱眉:“真恶心,你还抠它。”

“不抠吃着恶心。”张晓波切掉鱼鳍,边冲水边撕掉鱼肉上的黑膜。

谭小飞凑过来认真观摩,跟之前举着手电筒看发动机一样神情。张晓波侧脸瞄他,说:“听说号儿里也有学习班,你还不学个汽修吾的。”说完他就后悔了,提什么修汽车!

谭小飞活了两张儿,所有的爱恨情仇都和车有关系。打小儿爱车,有了车却撞了人,后来张晓波划了他的心肝恩佐……还有那段他永远不想回想起来的事,那个和他妈鬼混的司机……到最后,他爱的车成了罪证,他和给他车的人成了罪人。

“鼓捣出什么来了?”张学军晃悠一圈回来视察,“不行咱还去灯罩儿家蹭饭,他媳妇儿弄的烫饭,倍儿香。小飞肯定没吃过,尝尝去?”

谭小飞差点被张学军策反,这边正好张晓波开了剁椒罐子。辣椒吸引力毕竟更大,谭小飞只好婉拒:“下回尝。”说完又想,下回指不定是什么时候呢。

************

烫饭有没有同好?

想到好爸爸小飞待女儿肯定心肝宝贝超过恩佐,要是晓波学他老子揍闺女,我飞哥爸爸力Max会怎样…

评论(1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