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齐活》12【老炮儿同人/六三/波飞】

雷设定先说清楚——

我心肠软到什么地步?生怕我CP受委屈,所以觉得ABO都不够宽松,干脆来个“腐托邦”,管他男的女的,该搞对象搞对象,该领证领证,该生孩子生孩子。我会在这种设定下尽量不OOC又响应二孩儿政策XD


番外一回来接着写正文,今天准备大义灭亲!


************************


张学军夹出炸酱里的肉丁在面汤里涮涮,一块一块吃着解馋。闷三儿推开碗,说了正题儿:“小波把人也带来了,该说的咱就说说吧。”


谭小飞听了赶紧放下碗,不明白什么意思。


张学军说:“你爹的事儿是我举报的,你自己的事儿,还是你自己举报吧。”


谭小飞问道:“六爷,您这是劝我去自首?”


张学军说:“劝倒算不上,就是不落忍。”


说实话,谭小飞还不太清楚这“不落忍”是什么意思。


“对账单这事儿,我想的是来一出儿死者为大举报光荣。可救护车一来桥一搭,成我不仁不义了。我就琢磨,你小子怎么这么爱打120啊?想必是心里有疙瘩。”张学军说完看谭小飞没吱声,又道,“嗐,这也是当初你扣着小波那会儿话匣子打听着的,我一说你一听。”


“您说的没错。”


谭小飞永远忘不了撞了人以后,煞白的远光灯底下那个人。也忘不了车里的自己,在颤着手摸不到手机以后落荒而逃。染了血的车灯,像瞪着的猩红的眼,照着暗夜。


那天是他十八岁生日,他爸难得回家,父子俩却搞得很不愉快。十六岁那年他就有了车,吵翻了,就抓了钥匙出去,没想到出了事。第二天,他爸就把他送到北京。家里惯来给他过农历生日,记不得那年是比阳历生日早还是晚。反正刑事责任跑也跑不掉。


谭小飞说:“您不是说过,自己惹的事儿自己圆。我该自首自首,我爸的事儿是圆是方,是早是晚,谁都没办法,所以您用不着不落忍。”


“是个爷们儿。”张学军端起混了黄酱的面汤,“以汤代酒了。”


闷三儿也举碗喝了。


张晓波“艹”了一句,心说敢情他妈的一屋子大侠。


******************************


要不明儿再自首,今儿晚上再吃一顿?焖锅米饭蒸个剁椒鱼头啥的,波飞再一块儿过个纯洁的电子游戏之夜?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