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齐活》番外之一【老炮儿同人/六三/波飞】

雷设定先说清楚——
我心肠软到什么地步?生怕我CP受委屈,所以觉得ABO都不够宽松,干脆来个“腐托邦”,管他男的女的,该搞对象搞对象,该领证领证,该生孩子生孩子。我会在这种设定下尽量不OOC又响应二孩儿政策XD

在小飞被大义灭亲之前,来个番外吃块糖。设定是小波小飞已然扯证,开夫妻店过小日子的阶段~

*************
到了后半夜,聚义厅里客人寥寥。回家的回家,奔如家的奔如家,换地儿续摊儿的续摊儿。难得小两口儿给自己调杯酒,聊聊天。浅浅一杯还加了冰,却很快就让人醉眼迷离。

许是因为门外钻来的初夏熏风;也许又是因为谭小飞跨在条凳两侧的腿,露出了两片膝骨;更因为每啜一口,谭小飞都低垂眉眼,鲜粉的舌尖轻轻舔上杯沿。

所以,谭小飞洗着半截儿澡,张晓波也进了厕所。贱嗖嗖的拿鼻尖儿拱着谭小飞的脖根发际,拿硬东西拱着腿根臀缝。

"喂。"谭小飞抹了把脸,侧过身躲了躲。

张晓波又顺势从正面把大高个儿搂了:"刚才都想来个太师椅普累。"

"艹。"谭小飞说"艹"舌尖抵着牙背,张晓波看得更想实践一下他说的这个字。抬头吻住嘴唇,浅吮软舌,挑弄上颚。吻得缱绻,难免"长"兵相接。

"你就不怕你爸起夜?"谭小飞趁张晓波听了这话一晃神,摘了莲蓬头摆出一副慈祥脸孔帮他冲水。

张晓波一想他俩这身高差,从背后上费点儿劲,正面捞腿更费劲,索性留着屋里踏踏实实办。

进屋滚上床,把早上没叠的被子踹到一边,空出地方好折腾。张晓波伸手够着床头灯开关,暖黄的光洒在谭小飞身上。

谭小飞总是面皮羞臊,闭上了眼:"关上。"

张晓波往手上挤了润滑剂温着,问:"不想看我还是不想让我看你?"

谭小飞不说话,张晓波手底下一边忙活一边说:"拿你这耳朵眼儿打个比方,怕长上插个小棍,越不显眼越好;要是有了漂亮耳钉,就愿意戴上给人看。"

谭小飞里面被撩拨得难耐,人也有点儿晕乎,问:"什么意思,我是耳朵眼儿?"

张晓波乐了,心想夸你是大钻石耳钉,你偏说自己是耳朵眼儿,那我只能当内根棍儿了。

谭小飞巴掌大的小脸,腿上倒挺有肉;张晓波扳着他腿根把自己挤进去,每每顶对了地方,谭小飞大腿里帘儿就一阵阵颤着。刺激重了,就惹出一声声急喘闷哼,小腿也无措的屈起。等到后半程奏愈发激烈,谭小飞仰起脖子身寸了,张晓波却还差那么几下,狠狠撞着。谭小飞这会儿正是敏感不堪,恨不得蹬着被单往后躲,可还是忍着朝张晓波迎凑过去,让他痛快。

等缓过神儿来天都有点儿发白了,张晓波滑出去,一股稠液淌了出来。得,没带套。

张晓波睡过去,谭小飞可睡不着了,心里想着:怀上了怎么办,不是闺女怎么办,万一闺女长的像六爷怎么办⋯⋯

*************
里面的梗
1。我凡喝水吐小舌头
2。我飞在车场吆喝的那个"喂"
3。我飞大耳钉
4。我波哥愁人的身高,我六爷愁人的颜值
5。我凡重女轻男

评论(1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