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福绥境16

赵二斗在值班室的台灯底下,读完了三年前焦大鹏和老谷可歌可泣的故事。端详着焦大鹏的照片,跟照镜子似的,难怪老谷一开始对自己那样。

配图里还有一张老谷和焦大鹏的合影。三年前的老谷看上去年轻得多,脸上有肉也有笑容,眉间没有深刻的川字,两只眼睛明亮如同星辰。

一想起全所全院只有自己不知道这张脸复制粘贴了个英勇牺牲的烈士,这烈士还是他现室友的未婚夫,赵二斗就觉得郁闷。当然,他对大家对毫不知情的自己封锁消息深表感谢,可是,这样对他真的公平吗?对老谷呢?

老谷每天晚上都坐在床上,守着一台收音机默默吸烟,除了烟头的一点金红,还有收音机上的小红灯隐约亮着,一切都在黑暗里。

很多次,赵二斗都解气般的想,一定要给老谷那屋换个大瓦数的灯,弄的亮亮堂堂。现在想来,这张脸清晰的出现在老谷眼前,是多么残忍,要求老谷对自己熟络又亲切,是多么无理取闹。

赵二斗思来想去,撕张纸写了份调岗申请,打算明天一早递给吴志国。

吴志国盯着赵二斗的俩黑眼圈,晃晃那份申请问道:"值了一宿班,你都胡思乱想什么了这是?"

"没胡思乱想,这叫人文关怀。"赵二斗觉得自己这么干挺在理儿的,"反正总比在谷大哥眼前见天儿晃悠强。"

"狗屁人文关怀,"吴志国嗤笑道,"一开始人家跟你疏远,你不高兴,现在人家跟你走近乎点儿,你又不乐意,你怎么那么矫情啊?"

"不是我矫情,之前是我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啊不知道,你以为你是紫薇,老谷是内糊涂车子皇阿玛啊?他分得清谁是谁。"吴志国说完觉得赵二斗也是好意,"这么着吧,新街口那边最近夜里盯贼呢,你去跟着盯两宿。"

赵二斗没什么可辩驳的,只得应了:"行吧。"

"把内'吧'字儿去了,"吴志国收起那份申请,"你这个我帮你先保管两天。"

赵二斗这回学乖了,痛快道:"行,把贼给逮着回来再说。"

半天没见着赵二斗,杨子荣在食堂碰见吴志国,就问:"我徒弟呢?一上午没见着。"

"给借出去了,忘跟你说了。"吴志国小声跟杨子荣道,"孩子看见大鹏情绪波动了,出去调节几天。"

"波动呗,不波动倒不正常了。"杨子荣扒了口饭说,"用不用跟老谷说一声?"

"先绷会儿,"吴志国说,"要是晚上看老谷没从食堂带饭,就是谱着和二斗开伙,那会儿再说。"

"真他妈累心。"杨子荣半是抱怨,半是伤感地说,"大鹏这一走,累了多少活着的人。"

吴志国也跟着感性了一把:"有时候我就恨自己当初没帮老谷争取个房,现在还得和小年轻分一个宿舍。有时候我又想让大鹏托个梦,我好问问二斗到底是不是他让老天爷派来替他的。"

这天晚上,吴志国总算是明白了,老天爷可能就是不待见长成焦大鹏这模样的,找机会老想灭了他们——赵二斗出任务受伤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