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福绥境15

林九听了还是那副木讷的样子,点点头,大概是在纠结要不要对赵明和刚才联系的客户脚踩两只船。赵明这边却憋不住尿了,管林九借了条大裤衩,夹着裆跑了趟厕所。放水回来给司机打了电话,临走和林九说了一声:"今儿饭钱还有这裤衩,你给算工钱里啊。哪儿重新弄我回头跟你说,这两天你先歇着。"

晚上,吴志国给小树打扇,看孩子睡了,打算去迎迎周一桐。刚到院门,周一桐正进来,一看见吴志国就兴奋的凑过来咬耳朵:"嘿,老吴,我跟你说⋯⋯"

"说什么说,一晚上还没嘚嘚够。"吴志国被周一桐扑出的热气弄的直痒痒,推开他,"就你有的说,我也有事说。"

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吴志国抻开毛巾被给俩人盖上:"这会儿多踏实⋯⋯你先说,省的憋坏了。"

周一桐也不搭理吴志国挤兑自己,说:"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

吴志国配合着周一桐卖关子:"那就先坏消息吧。"

周一桐倒不急着说了,问:"你怎么不先选好消息啊?"

"瞧你进门那兴高采烈的德行,能是什么坏消息,是也是别人的坏消息。"

"警察叔叔就是洞若观火,"周一桐朝吴志国翻过身,"你猜怎么着,赵总今儿订婚没成。"

"啊?为什么啊?"

"说是新娘子临阵脱逃。"

"你怎么知道的?"

"林九下午把他提溜回来的,"周一桐浮想联翩,"你说,明子今儿出了这事儿,不回家听老赵所长耳提面命,跑林九那儿嘛去?"

"打住吧您,"吴志国拦下周一桐的遐想,"婚结不成,装修的事儿也得跟着变。诶,你不还一好消息吗?"

"那还不是明摆着,"提起这茬儿,周一桐更加兴高采烈,"份子钱又能在手里捂两天呗。"

"捂着吧,看看能不能生出崽儿来。"

"你要说什么来着?"

"我这个呢,说不准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吴志国说,"区里办了刊物,里头登了那年大鹏老谷的事迹,人手一本。"

"操⋯⋯"周一桐噌的坐起来拉开窗帘往外看,老谷那屋和二斗那屋都黑着灯,"没出事儿吧?"

"老谷在呢,没开灯。"吴志国说,"二斗值夜班。"

周一桐躺下叹口气:"今儿真够提神醒脑的⋯⋯"

"怎么着,来一炮帮你入睡?"吴志国手在毛巾被底下踅摸,被周一桐甩开:"你消停会儿吧,还他妈有闲心想这个呢。"

吴志国挺坚持,在周一桐身上动手动脚:"他们死的死散的散,还不许我珍惜珍惜当下?"

周一桐推开压过来的人:"您还是珍惜珍惜'裆'下吧,赶紧睡觉!"

吴志国悻悻躺回去,琢磨起明天怎么处理这棘手的撞脸事件。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