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福绥境13

订婚仪式上,罗茜对着她前男友各种旧情难忘,各种歇斯底里。宾客们要么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要么犯了尴尬症。总而言之,婚是订不成了,搞了个不欢而散。赵明穿着西服梳个大背头,挺淡定的跟婚庆公司一起处理后续的事情——他是真淡定,不是装的。


怎么说呢,今儿这事儿,相当于当众摔掉一大门牙,丢光了脸。不过只有赵明自己知道摔掉的是个龋齿,掉了舒服,不疼了也不塞牙了。可是还不能说,要不反而让人以为自己是个渣男,或者是学了阿Q的精神胜利法。他只能把牙吐在地上,让别人看见血,还不能喊疼,装成个受害者。


可就算赵明再淡定,也还是想豁着漏风的牙,和别人说说摔掉龋齿的快意,想来想去,最合适的人竟然是林九。这倒不是因为林九长得像知心大姐,而是想要保守的秘密,和自己圈子没有交集的人说,比较安全。所以,赵明收拾完残局,就奔了新房。


“赵老板?”林九疑惑的看着不该出现的人,端着家伙事儿站了起来。


“吃了吗?没吃一块儿下去吃点儿。”赵明说完看林九还在犯楞,夺了他手上的扁铲和装水泥的小盆,催促道,“吃了也陪我吃点儿,赶紧把手洗了。”


“哦……”林九看主顾挺急,听话的洗了手。脱了满是漆点的工作服,里面就剩了个黑色跨栏儿背心,还汗津津的。想换件干净的,又不好意思再往下脱。


“就它吧。”赵明扯了扯已经松垮着的领带,率先下了楼。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