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洪晋】里君和郎中(3)

里君和郎中(2)链接➡️http://amateurgrey.lofter.com/post/1d03cfbe_8057bf0


屋内两人白日宣淫,春光旖旎,屋外两人在隐隐逸出的不雅声音里辛苦劳作。阿弛耳聋浑然不觉,只留陈志杰一旁兀自尴尬,加上心酸妒忌,发狠把手里草药切得粉碎。


高晋醒来,洪文刚已支了炕桌铺开纸笔公务。捏着笔杆的手指颀长有力,煞是好看,可是指甲因为心疾之故泛着青紫,高晋看了难过。而每每暗恨自己医术有限,无法彻底治好心爱之人的时候,洪文刚总能看出他的心事,反去劝慰开解。其实世上无人不怕死,洪文刚亦然。年少时他也曾质问上苍的不公,而在遇见高晋之后学会了知足和释然。


那年他游历在外,夜走山路时救了被豺狼围攻的高晋。高晋功夫高超,可好虎终究难敌群狼,对峙多时已经落了下风。洪文刚虽一介书生,但胜在野兽畏惧他手中的火把。脱身后,高晋运轻功一路提着洪文刚飞奔,等发现手里拽着的腕子脉象微弱时,救命恩人早已犯了心疾命悬一线。


洪文刚在药庐悠悠醒转,感到心口里前所未有的轻松畅快。床边坐着一位俊美的青年,正拿着一条药灸对自己的身体缭绕熏烤,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胸口前一片颤巍巍的银针。


“恩公,”青年开口声音悦耳,“我们扯平了。”一命救一命,非但没有扯平,却把情爱都扯到了一起。


洪文刚见高晋侧身支头看着自己,放下笔:“睡够了?”

“嗯。”高晋坐起来,问道,“晚上吃什么?我去弄。”

洪文刚笑道:“先贤讲得果真不错,人活着不过食色两件事。”

“我本来是要悬壶济世仗剑天涯的,”高晋拢好衣襟,挽起发髻,“跟了你才俗了。”

高晋这会儿姿态慵懒,哪儿有仗剑天涯的样子,洪文刚不好再调笑,道:“大隐于市嘛。”高晋听的顺耳,到灶间忙活晚饭去了。


-----TBC-----


这两天放假放得懒洋洋,再加上看了烈日灼心,心情比较沉重,憋不出来美好的种田基文,先来这点儿吧……另,我发现杰弛(劫持?)西批挺美好嘚~哑巴新娘好可爱~臭杰当新郎官儿肯定傻乎乎的~

评论(5)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