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洪晋】里君和郎中(1)

人设:


里君大人(可粗暴理解为村长):洪文刚,从小患有心疾,为看病掏空了家底。家境尚可时跟着私塾先生读了不少书,到头来却无钱赶考,只能做个神汉。因为跳神驱邪甚是灵验,又识文断字,深得乡邻尊敬,后成了里正。


郎中:高晋,名医之后,长年游医在外,机缘巧合遇见洪文刚,并治好了他的心疾。两人情投意合,小小药庐里爱意浓浓。此后高晋甘愿随洪文刚回到村庄,做个小小的郎中。


村民1:陈志杰,乡野竖子,调皮捣蛋游手好闲,见着美人走不动道,为了和里君夫人待一会儿,经常偷懒装病。高晋觉得好玩倒也不烦,可里君大人好烦。


村民2:陈国华,陈志杰的叔叔,老光棍儿一根。


村民3:阿猜,勤恳的庄稼汉,媳妇死了,闺女莎莎还有病。阿猜经常交不起药钱诊费,高晋也不催,所以阿猜经常帮里君大人家干些粗活。


村民4:哑巴阿弛,孤儿,里君大人可怜他让他在家干点儿杂活儿,让他找茬揍陈志杰的时候绝不手软。他又聋又哑的,夜里头也没什么不方便的。


****************

早上高晋刚把药粥端给洪文刚,还没坐下就听见门被拍得山响。门一打开阿猜就抓住高晋:“高大夫,莎莎鼻子流血,止不住!”


高晋听了拎起药箱就走,人到了门口又对洪文刚嘱咐道:“鸡蛋你自己剥,干粮在灶上。”


“知道啦,快去吧。”洪文刚虽然舍不得他饿肚子,但也懂得医者仁心。




仔细剥了蛋皮温在粥里,米粥药香芬芳,正好去了鸡蛋腥气。喧软蒸饼配着高晋腌制的小菜,十分可口。洪文刚还没吃两口,陈国华又来了。


“里君大人,小侄不知怎的抽起风来,高大夫在吗?”陈国华见自己搅了大人吃饭,局促起来。


洪文刚说道:“他不在。要不你等我吃了饭去看看,许是阿杰在山里贪玩招了什么脏东西。”


陈国华想想也有道理,道了谢就在门口候着。


洪文刚心想这陈志杰八成又是一早就骗他叔叔来请高晋。慢条斯理喝粥吃饼,整整衣裳,拄上辟邪的桃木拐杖和陈国华往家走。




陈国华刚刚就等得心焦,快到家门便先冲进去看看侄儿情况,没想到这小子正翘起脚躺着往嘴里扔豆吃。陈国华道:“好啊,你又装病!”


阿杰笑嘻嘻的:“让小叔担心啦,阿晋来了吗?”


陈国华怕洪文刚怪罪:“快躺下,高大夫不在,是里君大人来了。”


“啊……?”陈志杰素来怵洪文刚三分,赶紧翻白眼睛更加卖力的抽起风来。


洪文刚随后进屋,踱到炕边掸了掸陈志杰嘴角的豆渣:“瞧阿杰抽得口吐白沫,怪让人心疼的。”他从怀里掏出一叠黄符,撕了一张拍在陈志杰脑门上,“没事,贴个符就好了。”




陈志杰平时皮惯了,这会儿一动不能动,简直比挨揍还难受。偏偏洪文刚坐在炕边,滋溜滋溜的喝着陈国华煮的茶半天不走,可急坏了他。陈国华看看日头升高,惦着田间还没莳弄的庄稼,又气侄儿不懂事,便说:“大人,阿杰这会儿好多了,醒来应该就没什么事了。”


洪文刚说:“我看着他,你去忙吧。”




****TBC****


争取下更洪晋滚大炕~~~~

评论(1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