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洪晋】七夕贺文·体校爱情故事后续·下

之前写了个大纲式的“体校爱情故事”,链接→http://amateurgrey.lofter.com/post/1d03cfbe_7e8d01b

开完脑洞自己还是挺喜欢的,但是坚决不会开坑,没勇气……七夕到了,就着这个梗写个后续的片段吧~ 

昨天写了上半部分,链接→http://amateurgrey.lofter.com/post/1d03cfbe_7f0b10a

***********************************

 以高晋的功夫,一发力把罩在身上的洪文刚掀翻在地不在话下,可是气场这虚无缥缈的东西,往往能胜过实实在在的力量。再说,尊师重道深入骨髓,谋杀亲夫万万不能,此情此景之下除了认怂服软,貌似没什么别的选择。高晋手腕被洪文刚压在两侧,只得微微拧了拧身子赔笑道:“不照了还不行?齁儿热的快起开吧。”

洪文刚松开一只手,把刚才甩在一旁的手机放在床头柜上,揶揄道:“你现在北京话可越说越地道了,陈志杰教你的?”

高晋一听不妙。当初洪文刚给他当过好一阵知心大姐,他和陈志杰那些破事儿都跟他说过。可是洪文刚一直都知道这是小屁孩的一厢情愿年少懵懂,怎么今儿莫名其妙的抓住这茬儿找醋吃呢?于是脱离钳制的那只手搂住洪文刚脖子,识相的说:“近墨者黑,我以后保证不学他了。”

 “别,你还是好好练普通话吧,练好了也教教你三大爷。”洪文刚一口粤普,不会说轻声,生生把爸爸他三哥说成逛窑子的嫖客。高晋听了噗嗤就乐了,捏着娇滴滴的嗓音说:“是,大爷。”洪文刚听出高晋在笑他说错,一巴掌半拍半揉在他屁股上以示惩罚。高晋不想一个玩笑揭过去,握住洪文刚作乱的手问:“怎么忽然把阿杰当假想敌?”

“被人说老了不开心嘛。”洪文刚常看见高晋和陈志杰在校园里一起跑步练功,两个年轻人在一起的样子确实赏心悦目。何况在他心里陈志杰可不是什么假想敌,而是个真真切切的觊觎者。

高晋回想了一遍下午的事,果然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了,他反问道:“如果有人说我念书少和你没有共同语言,你是不是也会嫌弃我?”

洪文刚听了一愣,他从没这么想过高晋。所以,如果他觉得高晋的自我否定是无中生有自寻烦恼,那么他刚刚也是一样。果然,在意了,就会患得患失,害怕失去。

“你不说话让我很有危机感啊……”高晋没想到自己头一次给洪文刚做思想工作会冷场,有点尴尬,还想说点什么解嘲一下,却被洪文刚的吻封住了嘴。急切又温存,浓酽却缠绵,这一吻完全湮灭了高晋,让他无法呼吸无法思考,只知道此时此刻自己被爱着,可以抛掉所有的不安。

洪文刚的手往下游走,年轻的肌理刺激着他掌心的神经,然后传导给大脑和血液,让他疯狂沸腾,心跳如鼓。手钻进高晋的松紧带大短裤,覆上已经鼓起一包的内裤,揉抚起来。高晋立刻报以绵软的哼声,纤细结实的大腿忍不住紧绷颤抖。洪文刚把内外裤腰一并拉下,高晋配合的挺腰抬腿,脱个干净。

洪文刚介意胸前疤痕,很少赤膊;高晋觉得那件白色鸡心领T恤穿在洪文刚身上很是性感,也不强求。可今日不同,他偏要他放下芥蒂,坦诚相见,便大力撕扯起无辜的衣服来。洪文刚拗不过,只得由着高晋把衣摆撩起,露出胸膛。他少时做手术的技术还很落后,疤痕又长又凸,两侧缝针的痕迹明显,像一只歹毒的肉红色蜈蚣盘踞不去。高晋却对着那疤痕又亲又舔,既像色忄青的挑逗,又像动物般的舐咬安抚,热热的呼吸喷在皮肤上,鼻头不时拱着乳尖,彻底点燃了洪文刚的谷欠望。

新家尚未布置完善,那方面的准备十分欠缺,手霜套子已是全部。洪文刚动作急躁,两根手指沾着滑润香脂剪动扩张,快进快出,还没进入正题就已经搅得水声黏腻。高晋更是扭腰抛臀,吸吮着两根指头往靶心上戳刺,不一会儿就把洪文刚的手掌坐得腻香一片。

洪文刚从泥泞松软里抽出手来,掐住高晋的腰,把自己等待多时的兄弟顶进去,不给高晋缓和的时间就冲撞起来。胀痛和快意同时席卷了高晋的全身,强烈的刺激感既无法承受又不想摆脱,让他除了惊叫出声和蜷紧脚趾其他什么都不会了。

高晋的白液全撒在肚皮上,手边没有纸抽,洪文刚只好去厕所拽了几段手纸把两人擦干净。高晋很快入眠,呼吸安稳。洪文刚的手摸上胸口,那道疤痕如此陈旧,而他的心直到此时才真正修补完整,由一个叫高晋的男孩。

 -----END-----

略微烂尾,请多包涵。虐狗完毕,请多评论。七夕快乐~

 
 
 


评论(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