鸳生

【洪晋】七夕贺文·体校爱情故事后续·上

之前写了个大纲式的“体校爱情故事”,链接→http://amateurgrey.lofter.com/post/1d03cfbe_7e8d01b

开完脑洞自己还是挺喜欢的,但是坚决不会开坑,没勇气……七夕到了,就着这个梗写个后续的片段吧~




***********************************




父母去世后,洪文刚和弟弟一个北上从教,一个南下行医,难得见面。尤其是弟弟娶了妻,春节过年都在香港,他一人回广州父母留的居所也是无趣,春运又劳顿辛苦,索性留在学校。虽说寂寞了些,倒不失惬意。因了这清冷脾气,洪文刚在处室事事也都云淡风轻,晋升也好名额也罢,都不争不抢的。可是自从和高晋好上,过去一个人过日子的寡淡心态不知不觉起了变化,开始为今后做些现实的打算,比如房子。


师生搞基,简直惊世骇俗,没个自己的窝实在不便。所以再有购房的优惠政策,洪文刚不再高风亮节,努力争取了一番总算得偿所愿。老家卖房的款项和弟弟平分,再加上取出来的公积金、单位补贴和存款,将够买一处小户型。这一系列事情忙完,洪文刚累得差点犯了心脏病,不过总算在暑假前的一个周末把高晋领进了新家。高晋环顾着空空荡荡的毛坯房,心里却被温暖和感动塞得满满当当。暑假将至,是师生二人装修新家的好时机,高晋拍出自己的存折,把从小到大攒的比赛奖金用作装修费。


都说装修两口子容易吵架拌嘴,这两人却一直和和气气,其中原因有二:一是资金有限,买东西时目标明确预算严格,没什么可争执的。俩人都倾家荡产,怎能不同心同德。二是高晋敬重他的洪老师,他是个练武的毛小子,在审美方面他绝对服从洪文刚。再说他顶多周末来住两天,谁住的多听谁的呗。本来都好好的,今天却闹了不愉快。


说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埋线、铺地、刷墙、吊顶,工人一拨拨来了又走,今天装灯的这个挺爱聊,边干活边问高晋:“你爸看着够年轻的啊。”高晋正光着膀子蹲地上拿扁铲抠油漆落在瓷砖上的点子,没看见低头算账的洪文刚脸一黑,没正经的回了那师傅一句:“不是我爸,内是我三大爷。”工人师傅挺会脑补,仰着脖子拧着螺丝说什么大侄子放假来帮忙真懂事,还挺顺理成章。


洪文刚气的不是高晋胡诌俩人关系,本来也犯不着那么实诚对别人说他俩是恋人;说学生帮老师装修也够奇怪,说是亲戚挺合适。那洪文刚气什么呢?他气的有点儿微妙。先听着不顺耳的,是高晋那句“内是我三大爷”的腔调,和陈志杰那口京片子像了个十成十,他不爱听。再一个就是他被工人师傅当成高晋的爹就够郁闷了,没想到高晋竟然编瞎话都不愿意把他编成大表哥之类的平辈人。三大爷?三大爷不是爸爸的三哥吗,怎么更老了呢?赤膊着干活的高晋,露着结实的胳膊、精瘦的腰肢和饱满的胸膛,是那么的年轻又美好。而他自己的身体,除了羸弱就是手术在胸口留下的疤痕。说来说去,他不是生气,而是不安。


洗完澡的高晋回到卧室,顺手开了新安的灯。天色将晚,灯光映得房间里一片温暖明亮。高晋没想到自己能在异乡拥有一个家,而现在给了他的那个人正坐在床头写写画画。浑身的清爽和满心的熨帖让高晋无比幸福,一个侧翻上了床,倚在洪文刚身旁。


“空调什么时候能安上,好热。”高晋把洗完澡换的跨栏背心扒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你查查物流,看到哪儿了。”洪文刚掏出手机递给高晋,“我倒没觉得多热,亏你还是个重庆人。”


高晋看了看物流后点开相机,把自己和洪文刚框进屏幕:“洪老师,照一张。”


洪文刚偏过头说:“不照,显老。”


“照一个嘛帅锅。”高晋不放弃,拿手机追着洪文刚。洪文刚看见晃来晃去的屏幕里,一会儿是高晋湿漉漉的头发,一会儿又收进高晋好看的锁骨和褐色乳尖,终于放下账本,把不听话的学生按在床上。高晋孬了,看着俯视着自己的洪文刚,觉得他霸道惨老。




--------TBC--------




明天七夕吃肉!



评论(5)

热度(40)